山高而水远,惊羽而不凡,随玉而常安。

U–盈

人鬼殊途,殊途同归

最最最喜欢茉茉的这篇短文了(๑òᆺó๑),无论几遍都好感动( •̥́ ˍ •̀ू )

中二病的浅茉茉:

我家哥哥 @一只闹钟 生日快乐!


能遇见哥哥真好


闹钟哥哥 真的是个很温柔很温柔的人


全世界最喜欢凯源和闹钟哥哥啦


以后还要陪你过很多很多的生日


王俊凯这辈子最害怕两个东西,台长的啰嗦,还有鬼怪。但是偏生不巧,今天两个东西凑在了一起朝他袭来,王俊凯觉得自己都快要可以召唤神龙。


“真的小王,我跟你讲!午夜恐怖故事电台,你来主持,我天啊收听率肯定噌噌的往上涨!是不是很美?”


台长是个地中海,还留着地方支援中央的造型,头上几根毛湿漉漉,很勉强的遮着他那锃亮的脑袋。王俊凯吞了吞口水,忽然想晚上在小面里加颗卤蛋,一定很美——


台长见王俊凯没反应,伸出猪蹄子在王俊凯面前晃了晃:“哎哎哎,小王?”


王俊凯挠了挠头,努力让自己不要去想卤蛋的问题:“但是台长,我的情感类节目怎么办?”


台长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笑得很得意:“没关系没关系,时间也不冲突!能者多劳嘛!你以后晚点来,我让你多睡一会儿懒觉,美不美?”


美你麻痹啊!你还让不让人找对象了!什么人啊!


这话在王俊凯心里翻腾了好几遍,还是没能说出口,最后化成了一句:“好的台长!没问题台长!”


台长捧着自己的将军肚,很满意的走了。


王俊凯不满意了。


王俊凯这个人,一米八,倒三角的身材,脸长得还帅,被誉为台里的头号美男。因为经常阴沉着一张脸,又被誉为台里总攻,让人觉得难以接近。


其实王俊凯很冤枉。


情感类的节目大多在晚上八点多开始,九点结束。等到他回家吃完宵夜洗完澡可以睡觉的了,都快十一点了,一觉醒过来又得往电台跑,换谁谁也没办法笑得阳光灿烂不是。好家伙,现在又加上个“Karry讲故事”的午夜恐怖故事电台......


这就算了,偏偏他本人内心还住了个小公举,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娘的唠叨和鬼神什么的......


日了狗。


狗的品种还是泰迪!


当然最后王俊凯没有真的去日狗,也没有撂挑子不干,老老实实的主持着自己的电台:“现在是午夜十二点,伴随着钟声,我们迎来了新的一天,也迎来了‘Karry讲故事’这个新的节目。大家好,我就是主持人Karry。今天呢,给大家分享一个故事......”


节目在凌晨一点的时候结束了,收听率还挺高。王俊凯笑着和同事打了招呼,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往家走,心里怕的要死。


王俊凯的家离台里还挺近的,走十分钟就能到,只是要穿过一条小道,不然得走上好半天。王俊凯心里还是因为今天的鬼故事有些怕怕的,但是脸上没有显现出分毫,轻声的安慰自己:“不过是一缕魂魄罢了......”


这时候,王俊凯的身后忽然冒出来一个很微弱的声音:“我不是一缕魂魄啊,我的三魂七魄都在啊......”


卧槽这谁啊这么爱接话真是!


王俊凯非常不爽的回头,结果就看到了一个站在他身后,半透明的少年。


这哪家熊孩子啊半夜不回家!还穿着夏季的校服呢也不知道冷——


等等!


半透明。


这世界上还能有人是半透明的啊......


“妈呀有鬼啊!!!”王俊凯大叫了一声,撒丫子就跑。


少年嗷的一声跟在他身后,边跑边叫:“哪儿!哪儿有鬼啊!别丢下我呀!吓死源哥了!”


 


王俊凯快要崩溃了。


鬼故事讲多了真碰到了鬼,关键是这鬼还跟着他回了家,现在就坐在他对面。


不过这鬼也真乖,进门的时候还脱掉了自己的鞋子,问他要了双拖鞋穿。进了房间也不到处乱看,就坐在他对面,专注的看着他......碗里的小面?


少年似乎觉得自己这样也不怎么好,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你好,我叫王源。你不记得我啦?”


......这年头的鬼都这么讲文明懂礼貌了吗......


不过为什么王源要问他记不记得自己了。


王俊凯摇了摇头,也自我介绍了一下:“我叫王俊凯......没了。”


“哦。”王源点了点头,看上去有些失望,接着专注的盯着王俊凯碗里的小面,似乎很想尝一尝的样子。


王俊凯把碗往前推了推:“要不......你来点?”


王源的眼睛立马亮了起来:“可以吗!”


“......可以。”


得到了许可的王源立马拿过了王俊凯的筷子,挑起了面条就吃了下去。结果面条直接穿过他的身体,“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连味道都没有尝到!QAQ”王源觉得自己巨委屈,大眼睛湿漉漉的看着王俊凯,像极了某种盯着你撒娇的可爱小动物。


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王俊凯抓起筷子,“呼噜呼噜”的吃了好几大口小面,对王源形容道:“面很劲道,因为我是电台主持人要保护嗓子,所以没有加很多辣,就......味道很好。”


毕竟不是美食节目的主持人,王俊凯形容了几句就觉得自己的语言有些贫乏,渐渐地收了声。但是王源听的很认真,脸上露出了羡慕的表情:“真好......”


王俊凯忽然对王源有了些同情:“呃......你这样......”他想了想,还是把那句“变成了鬼”吞了回去,“多长时间了?”


王源沉默了下来,王俊凯只好安静的吃面。等到他都吃完了小面,准备去刷碗的时候,王源才幽幽的说道:“忘了。不过我记得,我在等一个人。”


 


王俊凯洗完了澡,擦着头发从卫生间走出来,有些不好意思的问王源:“王源,你在我家......能不能看到一些别的东西?”


洗澡的时候,他想了很多。既然这个世界上有王源这种形态存在的魂魄,那鬼神之说就是真的了。会不会真的有鬼什么的啊......


“能啊。”王源很大方的点了点头。


王俊凯的鸡皮疙瘩立马立了起来,下意识的往王源的身边挪了挪。王源拍了拍他的手:“你每天晚上洗澡的时候,都会有个女鬼站在门口,满脸通红的背对着你擦擦鼻血,想着你为什么还没有女朋友,明明那么帅,错过你的女生简直都是瞎了眼。所以你放心的冲掉头发上的泡沫吧,她在保护你。”


说着,他又指了指衣柜:“那里蹲了个小男孩,他觉得你衣柜里的味道很好闻,衣服也很好看。他很喜欢你,要是有别的不怀好意的鬼想对你怎么样,他第一个跳出来跟他们干架。所以你觉得衣柜里有东西,那是他在思考怎么蹲着,才能不把你整齐的东西弄乱。”


“还有。”他站起身来拍了拍王俊凯床头的邦尼兔,“这只小兔子从来没有想过要害你,有鬼来找你麻烦的时候,它会第一个蹦起来保护你。虽然它没有盾牌也没有利剑,但是它有一颗爱你的心。所以如哪一天早上醒过来,你发现它换了位置,还有些脏兮兮的,那是因为它昨晚又为你打了一架。”


王源的手轻轻地抚摸着王俊凯柔软的发丝:“其实......它们都很善良啦。别想太多,它们都在保护你。”


王俊凯很安心的睡了过去,半夜被鬼压床惊醒。坐在床边的王源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压在了他的身上。被他的动作惊醒,王源很不好意思的坐起身来对他笑了笑,接着为他驱赶那些不好的噩梦。


 


中午十一点的时候,王俊凯那个浅绿色的闹钟按时的响起。他关掉了闹钟坐了起来,搓了搓自己的脸。


昨天好像梦到了他带了只鬼回家,鬼还叫王源......好笑。


他转过了身子,准备起床,结果就看到了王源坐在他身边,那个本子写写画画的,见他醒过来还和他笑着打了招呼:“中午好啊。”


不是梦啊。


王俊凯洗漱完毕,给自己弄了些吃的,一边和王源聊天:“为什么那么多鬼里,我只能看到你?”


王源专心的看着王俊凯正在煮东西的锅,回答的心不在焉:“谁知道呢。”


是啊,谁知道呢。


......谁知道今天直播完节目以后,王俊凯又害怕的不得了,站在广播台门口,犹豫着要不要往家走。


谁知道今天会不会又撞到鬼,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犹犹豫豫的时候,王源就来了,还穿着那套夏季校服,手规规矩矩的放在两边,像个乖巧的不得了的好学生:“走啊,小凯。”


呃......很少有人这么称呼他了。在他印象里,似乎曾经也有人这么叫他,声音温柔无比,但是仔细想想的话,却又无法准确描绘出那个人的脸庞。


不过能有人......有鬼来接自己,真的是太好了。


路上没有人,王俊凯很有兴致的跟着他聊天:“这校服好眼熟,你也是八中的?”


“嗯!”王源点了点头,很高兴的样子。


王俊凯想了想自己那段记忆模糊的高中岁月:“我是2014级的学生,你呢?”


王源的眼睛里多了些王俊凯看不明白的兴奋:“我也是2014级的!”


“......那我,为什么此前从来没有见过你?”王俊凯停下了脚步,认真的看着王源的脸,仔细的在脑海里搜索着。


王源生的很好看。大而明亮的杏眼,笑起来会弯成一道月牙。白皙的皮肤,淡粉色的嘴唇。如果这样一个人他曾经见过,为什么不记得了呢?


“学校里那么多人,你怎么可能全都见过了呢。我比较安静,不怎么爱走出教室,所以你没见过我吧。”不知道为什么,王俊凯居然觉得王源有些悲伤。


“......哦。”


第二天是假期,王源照例在自己的小本子上写写画画的。王俊凯玩了会电脑,觉得实在没有意思,就出门准备吃点东西。他喊了王源一声,但是王源专注于写自己的东西,敷衍了应了王俊凯一声,就接着埋头写字。


王俊凯拿起钱包,自己走出了门。本来是想去买点东西吃,但是经过花店,他的视线就被门口的一盆茉莉花吸引了。


洁白的花瓣,花瓣上带着点点的水珠,下面小小的没开放的花骨朵儿正害羞的打着朵儿。


就像是害羞的王源。


王俊凯掏出钱,买下了这一盆花。


王源一定会很高兴的,眼睛笑的弯弯的像是一道月牙。


......奇怪,明明王源从来没有在他面前笑过,他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回家以后,王俊凯把花给了王源,王源笑得很开心,露出孩子似的天真的表情,兴高采烈的把花放到床头闹钟的旁边。


说起来,这个闹钟是哪里来的......好像不是他买的......究竟是哪里来的?


夜晚的时候,王俊凯做了个梦。梦里有一双修长好看的手,递给他一个盒子,盒子里赫然放的就是那个浅绿色的闹钟。然后他看见自己的手,递给对方一束好看的茉莉花。


怎么回事?


 


最近王源的记性变得越来越差,经常在自己的小本子上写着写着,就迷茫的抬起头环顾四周,表情都在说“这是哪,我是谁,我在干嘛”。


那小表情可爱的不得了。王俊凯忍不住拍了拍王源的头,想要把本子拿过来。但是王源很警戒的把本子抱在怀里,像个处于惊恐之中的小刺猬:“你是谁!”


“......我是王俊凯。”王俊凯有点无力,揉了揉王源头顶的呆毛。


王源终于放松了下来:“你是王俊凯啊......对不起我最近记性越来越不好了......但是我记得王俊凯的。王俊凯对我来说,是个很重要的人。”


“啊......哦。”


王源把本子摊在地上,给王俊凯看。小小的本子上,写满了王俊凯的名字,密密麻麻,但偏偏字迹很清秀。


似曾眼熟。


好像曾经在王俊凯的记忆里,也有这么一个人,写了满满一本子他的名字。


“这样我就不会忘记你啦。”


是谁......到底是谁......


王源的眼神变得迷离起来:“我想要告诉他一定要吃早饭,不然会低血糖;我想要告诉他以后坐车要坐在后面那排,副驾驶很危险;我想要告诉他好好爱父母,别让他们伤心;我还想要告诉他......我爱他。”


“我觉得我的时日不多了,我可能要消失了......”这么说着,王源身体的颜色越来越淡,似乎马上就要消失在空气中。


王俊凯想起来了。


 


高中时候坐在你前排的男生,第一次见面就对着你笑弯了一双眼睛,元气满满的和你打招呼:“你好,我叫王源!”


就是这个王源。


发呆的时候喜欢盯着窗外,侧脸好看的惊人。


性格活泼,但是大部分时间有很安静,除了打篮球不喜欢别的运动。


喜欢吃东西,尤其喜欢小面,每次都要加很多很多辣,把自己辣的鼻涕眼泪一把,匆忙的找你求救。


语文学的很好,数学又差得很,经常要转过来问你问题。


明明理科那么差,为了你还专门选了理科。


写满你名字的小小记事本,最后一页写了“这样我就永远不会忘记你啦”。


蝉鸣的下午,小树林里交换的礼物。浅绿色的闹钟,和一束茉莉花。还有那个甜甜的,带着草莓牛奶味儿的吻。


报考时候,两张一模一样的志愿卡。


拿到了录取通知书,雀跃的和你计划未来。


好不容易拿到了驾照,环住你的脖子,兴高采烈的要带你去兜风。一路说说笑笑,他唱了一首《剩下的盛夏》给你。


最后的最后,是逆向行驶的大卡车。最后的关头他打了轮,自己迎了上去,你坐在副驾驶,只是头部受到了冲击。


你们被送到了医院。经过抢救,你醒了过来,什么都没有忘记,只是忘记了这个人。


你生命里记忆的空缺,此刻全部找了回来。


 


“王源......王源......”王俊凯的眼泪掉了下来,伸手想抱住王源,最后却只抓住了一团空气。


王源伸出了手,似乎是想替王俊凯擦擦眼泪。但是他的手穿过了王俊凯,最后只能徒然的放下:“王俊凯,你不要哭。”


“王源你留下来......你别走......”


“我哪也不去,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王源的身影消失了。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像没有人来过一样。


可是王源走了。


 


生活还是要继续。每天晚上王俊凯还是要在自己的电台讲鬼故事,结束以后背着包自己穿越茫茫夜色,回家以后拍拍床头的邦尼兔,对小兔子还有这个房间里的鬼说一声“辛苦了”。


都辛苦了。


这个没有了王源的自己,也辛苦了。


一个月以后,电台做节目,去了医院。医院里的消毒水味儿让王俊凯窒息,得了空就去花园里透透气。


有人正拄着拐杖,一步一步很辛苦的往前走,看样子可能是在复建。过了一会儿,就有人喊那人:“王源,你怎么又到这里来了?”


那人回了头。


大而明亮的杏眼,笑起来会弯成一道月牙。白皙的皮肤,淡粉色的嘴唇。


 


曾经有个冷战的晚上,他一个人郁闷的去操场散步,走着走着王源就迎面走过来了,在夜色中一下钻到他的怀里。后来他问王源,夜色那么黑是怎么找到自己的?王源调皮的一笑:“我记得你以前说生气了就会到操场顺时针散步,那我逆时针的走,肯定能遇见你啊。”


 


我逆时针的走,肯定能遇见你啊。

评论(2)
热度(613)
  1. 安安安啾中二病的浅茉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藍胖子

© U–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