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而水远,惊羽而不凡,随玉而常安。

U–盈

没有宇宙我们无法生存

中二病的浅茉茉:

在蓝绿小道的最末尾拐角的地方,有一家拉面店。店铺没有名字,只是门脸上挂了一个小小的螃蟹提示牌,上面写着“卖好吃的拉面”。


推开门进去,里面别有洞天。全木质的结构,整齐的桌椅,还有帅气的店主。店主总是穿着黑色的短和服站在前面煮拉面,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认真的做着自己的工作。


但是店主真的好帅呀。


细长的桃花眼,挺直的鼻梁,下颌一条流畅的线条,好看到人的心里去。


附近有一所女校,有个叫阿安的小姑娘先发现了店里好看的店主。再后来呀,一到放学的时候,店里啊,就挤满了女学生,一人点上一碗面,满当当的挤在小小的拉面店里,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了。


店主负责所有的工作。点单,煮面,摆盘,收钱,找钱。一个人有些应付不过来,站到门口,准备告诉门外的人别来了,没有地方坐了。


但是那些女学生都愿意站着吃拉面。


店主好帅呀。


拉面也好好吃呀。


不过这个情况很快就有了改变,因为一个小混混开始上门吃拉面了。


小混混长得也很好看,光看脸看不出来是个混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学校的学生。


但是混混就是混混啊,骑着声音很大的摩托车,嘴里总是吧唧吧唧的嚼着口香糖,敞怀穿着花衬衫,里面套个白背心,仔细看看,胸口那块还纹着一条青龙嘞。


阿安的同学戳了戳她的胳膊,小声的告诉她:“咱们以后别来吃拉面啦。”


“怎么了啊?”阿安嘴里还嚼着面,有点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同学。


“他可是个货真价实的混混,我上次路过咱们这儿一个酒吧的时候,看见他拿着根钢管带着一帮人就进去啦......你要是想活命,以后就别来吃拉面啦!可怜的店主,这家店要完蛋了......”


阿安觉得很难过。


这家店的酱油拉面最好吃了,以后再也吃不到这么好吃的拉面啦。


想到这里,她赶快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小混混已经在店主前面的位置坐了下来,拖着腮看着店主:“要一份酱油拉面。不要海苔,能不能多给一片叉烧?”


店主拿过面开始煮,但是没有抬头看他:“加叉烧要花钱的,要吗?”


小混混还是嬉皮笑脸的样子,点了点头:“要的,要的。”


面很快就煮好了——拉面都是很快的,现成的汤,只要拉面是现抻的就可以。店主把拉面端到小混混的面前,小混混又开始说话了:“你觉得我的眼睛漂亮吗?”


店主点了点头。


“因为我的双眼皮是割的。”说完以后,小混混也不管店主想什么,就开始呼哧呼哧的吃拉面,发出呼噜噜的响声。


阿安想,听小混混吃拉面,觉得这拉面好像特别好吃的样子呀。


吃完拉面以后,小混混把钱递给店主,笑眯眯的说:“其实我刚才骗你的,我的双眼皮不是割的,但是我的纹身是假的。”


偷听的食客都吓了一大跳:嚯呀?假的?


店主倒是不惊讶,点了点头:“我知道。昨天你来的时候,青龙的图案要再往上一点。”


小混混笑得更厉害了:“你真有意思,交个朋友吧,我叫王源。”


店主也第一次笑了笑,居然露出了一对可爱的小虎牙:“王俊凯。”


然后小混混就骑着轰隆隆直响的摩托走了。


阿安想,这碗靠命搏来的拉面,她还能再吃几次。


拼不拼?实在是太拼了!


不过原来他俩的名字叫王源和王俊凯呀。同一个姓氏,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呢?


 


从那以后,每次放学去吃拉面,阿安都能看见王源。


王源就坐在最中间正对着王俊凯的位置,托着腮笑眯眯的看着王俊凯煮拉面。


他来的总是很准时,也总是骑着声音很大的摩托车,吧唧吧唧的嚼着口香糖,敞怀穿着花衬衫,里面套个白背心,胸口贴着一条青龙。


阿安也壮着胆子和王源搭话:“你成天这么穿,冬天怎么办呀。你不冷?”


王源想了想,回答道:“冬天里面的白背心换成加绒的。”


加绒的就不冷了?阿安很认真的思考。


明明冬天她恨不得自己能变成一头棕熊,在树洞里冬眠呢!这个人怎么就这么抗冻啊?


王源拍着桌子哈哈大笑:“你真信了呀?其实我刚才骗你的,冬天就穿冬天的衣服啊。”


阿安有点生气:“你这个人说的话有可以信的吗?”


“有呀。”王源点了点头,“我很喜欢王俊凯,非常非常喜欢。”


阿安在掂量这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王源感叹了一声:“因为王俊凯好看呀!”


她就知道这个人说的话不能信!


阿安瘪起了嘴,王源却已经转换了话题:“你吃拉面的时候太文静了,这样不对。在日本,吃拉面的时候,要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才表示这拉面很好吃。”


阿安还没说话,王俊凯已经走了过来,一巴掌拍在王源的脑袋上:“就你话多,快点吃面,等会面就不好吃了。”


王源吐了吐舌头,接着开始吃面,吃完以后把钱放在桌子上,走了。


阿安接着低下头吃自己的拉面,心里还觉得,王源刚才说喜欢王俊凯那句话,可能是真的。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么觉得。


 


王源是个小混混,而且是挺低层的那种混混。


可是他生下来的时候,并不是个混混。


那时候他家也是开拉面馆的。生意不太好,店面小的很,连个招牌都挂不起。而且他老爸仗义疏财,遇见穷人都送碗面,有时候都忘了自己是个穷人了。


不过虽然家里穷,但是他爸爸能把最好的东西都留给他。


最后一片叉烧,剩下来的半个卤蛋,肉汁浓郁的汤底。


他长到十来岁的时候,他爸就死了。车祸,黑灯瞎火的,连个肇事司机都找不到,保险公司象征性的赔了几个钱,将将够他念完高一。


王源读书是顶好顶好的,总考年级第一。但是年级第一又能怎么样呢?年级第一没钱念书还是没钱念书啊。


王源辍了学,凭着自己的一股狠劲儿,成了一个混混。最底层的那种,帮人家看场子,负责打架,用命来搏钱的混混。


他的老师也不是没来找过他,他都躲着。


不躲着能怎么样呢?没钱就是没钱啊。


就像某个混混前辈说的那样:“钱多了的确会烧手,但是没有钱,你就等着被生活烧死吧。”


王源觉得自己要被生活烧死了。


学校里的好学生,成了街头人人唾弃的混混,王源的脸上蒙上了一层阴郁的色彩。


直到他发现了这家拉面店。


没招牌,走进去以后挺简单的,但是收拾的很干净。店里只有店主一个人,店主包揽了店里所有的工作。只卖拉面,拉面很好吃,而且有种家的味道,吃起来既暖心又暖胃。


他开始喜欢在这里吃面,每天都来。


叉烧酱油拉面里面有三片叉烧,三片鱼丸,还有三片海苔,不多不少,吃下去刚刚好。


他一连来了九天,都是五点的时候来的。第十天的时候处理了两个砸场子的小喽啰,天都已经黑了,他成为店里最后一个客人。


“一份叉烧酱油拉面。”王源在王俊凯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面很快端了上来。


三片叉烧,三片鱼丸,三片海苔,这次还有三棵小油菜。


王源疑惑的抬起头看了看王俊凯,得到王俊凯的回答:“虽然我做的拉面很干净,但是你也不要总吃拉面啊。但是除了拉面店里又没有别的,只能给你加一份蔬菜。”


王源的眼眶红了起来。


他老爸死了以后,再也没有人关心他了。这三棵便宜的小油菜居然能把他感到到这个地步。


王源一口气把拉面全吃了,连碗里的汤都喝干了。临走的时候推开门,王源又停下了脚步,问道:“这是我来的第十天,因为我的原因店里的生意肯定有影响,不过我很喜欢你煮的拉面。我明天......还可以再来吗?”


“你有喜欢吃的东西吗?”王俊凯想了想,问道。


“蛋炒饭。每一粒米饭都被蛋液紧紧包裹的,蛋炒饭。”


 


这家小小的拉面店没有菜单,所有的菜品都做成菜牌挂在墙上。因为拉面只有六种,很好选。


第二天王源来的时候,发现了第七块菜牌,叉烧肉炒饭。


没有用很多油但是不焦不糊,叉烧肉剁的碎碎的,每一粒米饭都被蛋液紧紧包裹,临到出锅的时候撒上一把青白的小葱,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开。


王俊凯看到他的时候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


怎么会不来呢。


王源想呀,这可能是他吃过最好吃的蛋炒饭了,好吃到眼泪都快流下来。


王俊凯又给他端了一碗海带汤,还有一碗沙拉:“你慢点吃,多吃点蔬菜。”


就这样,他和王俊凯熟了起来。两个人经常天南海北的胡侃,但是大多数时候是王源自己说,王俊凯在一旁微笑着听他讲。


“我小时候我爸也是开拉面店的,他做的拉面真好吃啊!不过他没有商业头脑,看谁没饭吃就给谁煮面,十里八村的小流氓都知道有这么一家拉面店,有这么一个脑残的店主,每天都来!我觉得我们家都是流浪汉收容所啦!也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接触的小流氓太多了,我现在就变成一个小混混了!”王源的表情很夸张,两手一摊,咋咋呼呼的样子。


王俊凯对这家拉面店很感兴趣,还问了具体的位置:“你家以前的拉面店开在哪儿?”


王源生在这一片贫民区,也长在这一片贫民区,不折不扣的土著:“就后面那个弄堂,地方偏的很,所以没什么正经客人。每个下午没什么人的时候,我爸和我就拖着一把椅子坐在门口,脚下躺着一只老狗,一起晒太阳。那个时候的太阳真好啊,晒的人暖暖和和的,直想睡觉......”


王俊凯一脸的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才问道:“那......你爸爸呢?”


“死啦!”不知道是因为时间过去太久,还是总是自揭伤口,王源已经有些麻木了,张牙舞爪的样子看起来没心没肺的要命,“晚上没的,车祸,就这条街上,当着我的面,那叫一个鲜血淋漓啊!”


王源的声音渐渐地低了下去:“其实我看到了的,那车开的并不快......”


那时候小,他不明白。现在想一想,被生活逼迫的爸爸实在是活不下去了吧?


好笑。


怎么就没想到他呢?


他也活不下去了啊。他那么小,怎么在这个社会上自己生存下去呢?


自私鬼。


王源觉得自己可能是笑得有些太累了,笑不下去了。


王俊凯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头,问道:“明天我想偷个懒翘班,要不要一起跟我去海洋馆?”


于是第二天上门准备吃拉面的阿安,看到那块“卖好吃的拉面”牌子换成了“今天店主带夫人去海洋馆”。


没有拉面吃啦,蓝瘦,香菇在这里。


不过店主的夫人是谁呀?


 


王俊凯第一次约王源出来,还有点紧张,拿着相机的手还有些湿漉漉的。


现在是工作日,来海洋馆的人还不多,门口稀稀拉拉的没几个人。王俊凯拿着海洋馆的指示地图,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更紧张了。


王源很快就到了。


今天没穿花衬衫,也没有白背心,更没有轰隆隆响的摩托车,就连胸口的青龙纹身都洗掉啦。穿了件白色短袖的王源,看上去真的就像是从童话里走出来的小王子,一双漂亮的眼睛干净而澄澈。


小城市里的海洋馆不大,笨拙的企鹅迈着蹒跚的步伐,极地狐在小小的一方天地里转圈,时不时的还抖抖自己的耳朵。


小小的海洋馆,最有名的就是白鲸。


王源站在巨大的玻璃面前,看着那个白色的庞然大物,在蓝色的水中游动,还会不时地跟着他的动作转圈。


王源回过头看着王俊凯,问道:“会不会有点太惨了?在海洋里的时候好歹还有些同伴,在这里他什么都没有,分明就是禁锢着他的牢笼啊。”


“这里对于它来说不是牢笼,而是一片小小的宇宙。”王俊凯手里还捏着相机,站在观望台下看着王源。“我们每个人生下来的时候都是一个人,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也是一个,从头到尾,都是一个人。你无法感知别人的内心,就连最亲的人也不可以,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在扮演一个角色。我在扮演没有表情的拉面店店主,你在扮演很爱笑的小混混王源。所以我很羡慕这头白鲸,它什么都不需要扮演,在这一方宇宙里,它就是它自己。”


蔚蓝的水面发出粼粼的波光,温柔的醉人。王源站在玻璃前,在灯光的作用下,只剩下一个剪影。


过了很久以后,王源才从黑暗中走出来,站在王俊凯面前:“你觉得我可以只当王源吗?”


王俊凯拉住了他的手:“我就是你的宇宙。”


 


从王俊凯翘班以后回来,阿安觉得有些地方和以前不一样了。


比如说以前总是像风一样的男子王源,现在每天都老老实实的驻扎在拉面店里,跟在王俊凯身后学怎么做拉面。


阿安点了自己喜欢的酱油拉面,在王源给他端过来的时候,赶快拉住了王源:“你怎么了这是,金盆洗手了?”


王源对他挑了挑眉:“差不多吧。你还有事吗?没事我去学做拉面了啊。”


“当然有事啦!”阿安压低了声音,鬼鬼祟祟的问道:“你知不知道店主的夫人是谁?前几天来的时候店里没人,牌子上写的是什么......带夫人去海洋馆?”


王源的脸立马红成了一个大苹果,对着后厨喊道:“王俊凯,你又瞎说什么!”


吃完了拉面以后,阿安想作业还没做完,今天要早点回家。捡了条小道穿过去,就听见有人聚在一起说话。


“那个王源手太黑了,给我哥们打骨折了都,这仇必须报。”


“听说他最近金盆洗手了?在那个拉面店里当学徒。”


“他可真有意思,他觉得罗哥能放过他?他手里的都不是小场子。而且罗哥疑心病多厉害,肯定觉得他要叛变。”


“所以这事儿你不要插手,只要在罗哥面前吹吹风就行,罗哥自然会找人收拾他。”


“傻啊你,我早和罗哥讲了,罗哥说了,明天晚上王源从拉面店里出来,就打他个措手不及。”


阿安在一旁听得心惊,小声的跑回了拉面店。王源不在,好像出去丢垃圾了。阿安拉住王俊凯,一五一十的说了。


王俊凯的眸色很深:“我知道了。”


那天晚上,拉面店所有的老顾客都收到了这样一条短信:“能来店里吃拉面吗?免费的,我请客。”


 


第二天晚上,拉面店里来了很多人,都没有位置坐啦。但是都是老顾客,站着也愿意。王俊凯和王源两个人忙的满头大汗,到了平时打烊的时间,店里还全都是人。


王源有点紧张:“怎么办?人还这么多,你还说你八点以后要出去一趟......”


“面都提前准备好了,你只需要煮一下就可以。平时我都教给你了呀,你做的很好。”


店里很嘈杂,王源有些听不清王俊凯在说什么。


王俊凯捧住他的脸,轻轻地捂住了他的耳朵,说道:“王源啊,其实我很早以前就认识你了。你爸爸,你,你的老狗,还有你们家的拉面店,当年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


“你可能不记得了,但是当初我们一起玩过呢。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喜欢你了,很喜欢很喜欢。”


“拉面店倒闭了以后,我再也找不到你们,寻寻觅觅这么多年,最后在这里开了一家拉面店。真好,你还送上门来了。”


“我说过要当你的宇宙,但是对不起,这次我要食言了。”


“王源,我爱你。”


王源亮晶晶的眼睛眨了眨,问道:“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王俊凯笑着摇了摇头,“我走了,你不要想我呀。”


“离开这么一会儿,我能想你什么呀!快点走快点走!”王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你知道吗,我们都身处在这片浩瀚的宇宙,在这个宇宙里,我们都是唯一的个体。


没有宇宙,我们将无法生存。


 


罗哥派出来的小混混真厉害啊,解决了所有人的王俊凯慢腾腾的走在回拉面店的小路上,想到。


可是这身体太过沉重了,沉重的他快要走不下去了啊。


浑身是血的王俊凯倒在拉面店的后门,手还朝着拉面店的方向。一墙之隔的王源什么都不知道,还在满头大汗的煮着拉面。


我走啦,你不要想我。


 


过了一年,阿安毕业了,念了一所很好的大学,但是她还是会经常去“卖很好吃的拉面”点一份酱油拉面。


还是以前的味道,但是不是以前的店主煮的了,换成了小混混煮的。


谁也不知道店主去哪里了,成天嬉皮笑脸的小混混变了个样子,脸上再也没有表情了,像当年的店主一样。


后来小混混遇到了车祸,就在拉面店门口的那条街上。


真奇怪啊,阿安看的很清楚,那辆车开的一点都不快。


 @阿安 生日快乐,爱你!!!


你们不要在评论里说这是be,不然怎么还会有人上当?

评论
热度(942)
  1. 凯源先生中二病的浅茉茉 转载了此文字

© U–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