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而水远,惊羽而不凡,随玉而常安。

U–盈

【凯源】守墓人(完)

顾声冉:

守墓人*鬼


旧文修改重发。


--------------




01




王俊凯在日历上打了个圈,今天是他来到S公墓的第一天,Z城有个惯例,每个成年男子都要去守20天的墓,才能接受成人礼。而如果自愿要留下的,只需同下一位商定好,修改守墓日期就可以。




远处传来悲悲戚戚的哭声,王俊凯连忙迎上去,做了必要的登记后就让开了道,目光无意间瞥到黑白照片上的男孩,只一眼,就再也移不开目光。




照片上的男孩眉目清秀,一双圆溜溜的杏眼尤为吸引人,姣好的面容配上嘴角灿烂的微笑,看起来不过16、17岁的样子,正是青春年少。




忍不住翻阅起手上的登记表,嘴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线,不上不下的嘴角看不出一丝多余的情绪。




自杀。




心里暗暗为他感到惋惜,却也没多想。等送走了那家人后天色已晚,王俊凯草草的拨拉的几口饭后就睡下了。




谁也没注意到,无边的黑夜里传来一声渺远而无奈的叹息。




天微微亮,王俊凯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了好久,直到天边已经变成了青白色,才认命般的掀起被子,拿上扫把去扫墓。




昨晚下了雨,空气中酝酿着微微潮湿的气味,泥土传出若有若无的腐臭味,四周静得可怕。不时传来窸窸窣窣的风吹树叶的声音,一片叶子在枝头摇摇晃晃不肯落下。王俊凯抽了抽鼻子,移过目光,却发现地上躺着一本日记本,淡绿色的封面,看起来有些破旧,上面却丝毫没有被昨天的雨水冲刷的痕迹。




他弯下腰去捡起日记本,直起身来时,正好对上昨天那个男孩的双眸,这时才看清了,下面规规矩矩的用宋体字刻着“王源”。而男孩的眼睛里,像是比昨天多了一分情绪。他眨了眨眼,分明是和昨日一样的照片,少年依旧笑得热情美好,也许是自己眼花了吧。




王俊凯摇摇头,走进小木屋,趴在床上摊开那本日记本,字迹刚劲有力,一笔一划都十分清晰。




2020年11月08日




今天是我十七岁生日!还有一年就要成年了啊……时间过得真快,要在这里感谢我最伟大的妈妈~平时不好意思说,就写在日记里吧。


妈妈我爱你,很爱你。




2020年11月26日




啊……今天模考成绩下来了,考的不是很好啊……下次一定要更加努力了!加油!




2020年12月5日




今天好冷啊,听说很多地方都下雪了,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雪呢~那就许个愿吧,希望在我十八岁那年可以看到初雪。




……




用了两个小时时间把它一一看完,王俊凯深叹了口气,眼眶有些干涩,心里被一种不知是遗憾还是难过的情绪涨满了。他起身在柜子里拿出一支笔,在日记的末尾留下一句话。




王源,很圆吗?




写完都不禁嘲笑自己的无厘头,他连忙划掉这行字,盖好笔帽,将日记本放到桌上,出去继续清理野草。




回来的时候,日记本平摊在桌上,下面多了一行字。




我才不圆呢,一点也不!




字体和语气莫名的熟悉,往前翻了几页,王俊凯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分明就是王源的字迹。




笔突然腾空飞起,在纸上响起写字的沙沙声。




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他大着胆子开口,在寂静的环境里单薄的声线还是有些微微颤抖:“你是人是鬼?怎么不去投胎?”




我还没满十八岁,等到十八岁生日那天,我就会走的,求你这段时间收留我一下,好吗?




王俊凯耐心的等他写完,抬头看了看日历。




10月19日。




也就是说,当自己守满20天的时候,他还差一天就可以走了。




想想也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点点头,答应了他的请求。




说白了,和一只鬼共处一室终归还是会有些尴尬,王俊凯清了清嗓子:“我会一直看不到你,是吗?”




本子上很快出现了一行字。




不是,我会慢慢显形的,到十八岁那天,就会变成半透明的,但只有你可以看见。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变成鬼后遇见的第一个人啊。




这句话莫名的有些暧昧,王俊凯舔了舔下唇,不知该怎么接话。




你想知道我的故事吗?




“嗯。”




我不是自杀的。




“嗯?”王俊凯有些诧异,却只发出了一个表示疑问的单音节词。




唔……你只要知道这个就好啦。都已经过去了,我也无法改变现状。




王俊凯点了点头,表示认同。走到桌子旁边,手在半空中停住,轻声开口:“我可以……摸摸你吗?”




你摸不到我的。




王俊凯慢慢凑近摇晃着的笔,将手覆在笔上。一阵寒气油然而生,正在写字的笔也随之停了下来。




许久,王源才缓缓写下一行字。




我感觉到了,很温暖,谢谢你。晚安。




“你不睡觉吗?”




你见过会睡觉的鬼吗?




02




王源没事的时候喜欢在日记本上写他的名字。一笔一划像小学生学写字般认真,满满当当占了好几页。只是每天晚上就不知道跑去哪了,总到天亮才回来,沐着初阳,带着外头未干的露珠。




直到第七天,王源才淡淡的显出了些形来,五官和照片上一样精致,还生动了几分,嘴角带着温暖的笑意,生气的时候会闷闷的不理人,高兴的时候会手舞足蹈地比划,和他待在一起,即使不说话也不会尴尬。




我今天看见他了。




王源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好像有些沮丧,没有平时那么吵吵闹闹,有说不完的话往本子上写,他只是垂着头坐在床边,微长的刘海遮得看不清表情。王俊凯问了半天,才拿起笔,软软的在纸上写下这句话,随后就扔了笔,像个逃兵。




“他?Karry吗?”




王源说过,他以前有一个学长叫Karry,是从美国回来的华裔。




点了点头。




“你每天晚上出去,都是在找他吧?但你找到了,怎么不开心?”王俊凯坐到他身旁,想揉揉他的头,刚要触碰到时,手顿了顿,心下一动,又收回来了。




王源摇摇头。




“你们之间有什么故事吧,能告诉我吗?”




王源把自己蜷在凳子上,头缩进臂弯里,过了很久很久,才点头,慢慢的在纸上写字。




我不是自杀,是他在我的酒里下了安眠药,我搞不懂他为什么要杀我,我不恨他,可我想找他问清楚,在我走之前




“我帮你。”




03




王俊凯拿着王源写的地址,一路找到了R中,王源在后面跟着,紧张的握紧了半透明的拳头。指了指楼梯拐角处的人,示意王俊凯就是他。




移过视线的那一刹那就被惊呆了,桃花眼,小虎牙,跟自己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再转头看见王源隐隐闪着期待的表情,心中腾起一股无名怒火,转过身去把他逼到墙角,压低了声音:“王源你他妈把我当成他的替代品是不是?”




王源偏过了头,紧抿着嘴唇不说话。




王俊凯看他不应,更瞪大了眼睛提高音量:“你说啊!”




情绪来的莫名其妙,也去的莫名其妙。王俊凯蹲下身,想安慰他,却发现自己根本碰不到他,只好一遍遍的说着对不起。




说实话,我刚才不否认是因为一开始我的确是因为你跟Karry长的像才选择相信你的。可是,现在我分得清。我对Karry是崇拜,对你……




王源写的很快,字迹有些潦草,可还没完成这句话,那边就传来了Karry的声音:“你好。”




04




“你相信有平行世界吗?”Karry喝了一口面前的奶茶。




“我相信,比如我和你。”看着面前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庞,王俊凯淡定了许多。




反正自家不就养着个小鬼嘛。




“你刚才说你找我有事,什么事?”




“……”王俊凯咬了咬下唇,脑海里浮现出王源傻乎乎的笑脸和嘴角上扬的弧度。




如果,真相是残忍的,该怎么办。




05




王俊凯最终还是没开口,心照不宣地,王源也没追问结果,坐在回公墓的公车上,两人相对无言。公车嘎吱一声停牢了,王源欢快地从车门跳下去,站在田埂上沐浴着阳光,身体轻得仿佛一阵风吹过就会烟消云散。




王俊凯站在远处,看着王源惬意的眯着眼睛,眼底不自觉的荡起一分温柔。阳光洒在他软蓬蓬的发尖,让整个人变得不真实了许多。




走回房间看了看日历,距离他满18岁只剩下两天了,而自己明天就要走了。他心里莫名涌出惆怅和悲伤的情绪,嘴角也无法像往常一样很自然的弯起好看的弧度。




过了一会儿,王源才跑了进来,把自己摔在床上,直直的盯着天花板,最终才像是下了很大决心般开口:“王俊凯,我帮你收拾东西吧。”




王俊凯并不讶异于王源会说话这件事,他知道,所有的魂魄都是会说话的,只要他想说,只要他开口。王源之前一直和他在纸上交流,显然是不想开口,他也没戳破。王源的声音像他的人一样,清清凉凉,像块薄荷糖,令人感到舒服却又不至于甜腻。




王源细心地帮他把衬衫体恤裤子收起来,郑重地放进行李箱里,然后拍拍手,脸上带着大大的微笑,眼角却没了笑意:“明早要早点走。”




王俊凯盯着他的瞳孔与他对视,喉咙发紧,他过了很久才轻轻应下来:“嗯。”




夜渐渐深了,王俊凯怀揣着心事沉沉睡去。王源难得的没有出去,只是静静地靠在窗台上,斜着头看他安静的侧脸。月光柔柔的打在他的脸上,似乎镶上了一层银边,唇色偏淡,唇形姣好。王源忍不住跳下窗台顺了顺他鬓角的发丝,浅浅的隔着刘海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声音淡的像水,“王俊凯,再见。”




06




王俊凯拉起行李箱,望了面前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小木屋一眼,脚步有些踌躇。




从早上起就没见到王源了,他什么也没有留下,估计是出去玩了吧,可自己现在就要走了,这一别,就是永远的诀别。




大路上传来车夫带些不悦的催促声,他跺了跺脚,扭过头,压低帽檐掩饰自己微红的眼眶。




而在汽车缓缓驶离田间小路后,王源站在窗前,看着汽车在视野里渐行渐远,别过头,把自己捂进被子里。被子上满是王俊凯的气息,一寸一寸,一缕一缕,密密麻麻。好像有东西梗在喉头,硌得生疼。他使劲咽了口唾液,眼眶潮乎乎的,却悲哀的流不出一滴泪水。只好把自己埋在被窝里。




一片寂静中,门突然开了,王源下意识的弹开,后来意识到来人并看不到自己,才谨慎的从被窝里探出小脑袋。逆着光,那人的神情不甚清晰,却能够很容易的分辨出他的身形。




他微微露出虎牙,坐在王源身边,小心翼翼的碰了碰他的鼻尖:“笨蛋,我不走。”




指尖一片冰凉,却仍隐隐约约传来丝丝暖意。




王源愣了愣,然后嘴角浅浅的勾出一个微笑。




07




不是每个故事都有最美好的结局,不是每个人都能和彼此携手共进。




08




王俊凯塞给王源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封面是好看的薄荷绿,用浅蓝色的袋子松松的系着。拉开丝带,里面躺着崭新的水杯,陶瓷制品,手法粗劣,却能想象出那人垂着头认真捏造的情景。




“谢谢。”王源垂下眼帘,努力不让自己的泪水夺眶而出。他也许是忘了,自己本身就没有眼泪。




王俊凯看了看表,已经十一点五十九了,到了中午十二点,王源就会被带走,带去那个所谓的投胎的地方,然后转世,并再也不会记得自己。自己将永远从他的记忆里抹去。




很多话憋在心里,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到了嘴边,也只是淡淡地化作一句:“保重。”




王源的身形又逐渐变得透明,就像当初渐渐显出颜色那样,完整的退回到初见的样子,他眼角湿润,似有水渍顺着脸颊滑下,转纵即逝,带着鼻音的话还飘散在空中:“等我。”




好,我等你。




09




苍老的手颤抖着抚上已经泛黄的日记本,纸页脆的仿佛轻轻一捏就会碎成木屑。老人温柔的注视着日记本,眼神满满的都是爱意。




这么多年过去了,最初的痛彻心扉也慢慢变成了现在的遗憾不舍。那个记忆中干净的像白纸一样的少年,现在在哪呢,在干什么呢?




窗外传来轻轻的脚步声,王俊凯叹口气,艰难的直起身来,去迎接新的守墓人。他这么多年自愿留在这里,不婚不娶,和其他守墓人同吃同住,不为别的,只为能追寻他留下的气息。




缓缓的打开门,弯着腰正准备回屋去,却被那人牵住了手,体温顺着手掌传来。




王俊凯有些惊讶的抬起头,对上了一对温润的眸子,清澈见底。他开口,熟悉的音色和语气:“嗨,我来找你了。”




眼前的少年,身材修长,五官精致,嘴角带着温暖的笑意,如40年前那般。




END




混个更

评论
热度(337)
  1. U–盈顾声冉 转载了此文字

© U–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