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而水远,惊羽而不凡,随玉而常安。

U–盈

【凯源】海底三千米的拥抱

最喜欢的虐文之一( •̥́ ˍ •̀ू )

明天也许会放晴:

*短篇已完结


*马航失联的梗,BE


*当红画家X武警特警


*这是我最喜欢的自己写的凯源文,没有之一





 


“王源你别闹了!”


易烊千玺冲进酒吧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吧台前已烂醉如泥的王源,上前抢过王源手中的威士忌。


 


“嗯~不要嘛还给我!小爷我……我要……要喝酒!”吐字模糊不清,浑身酒气,从脸颊红至眼稍,眼神飘忽迷离,王源向易烊千玺伸过手去捞酒瓶却扑了个空,摔下了高脚椅,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路才站稳。


 


易烊千玺皱着眉头,一狠心抬手就把酒瓶里的酒泼向了王源的脸。


棕黄色的酒液似乎能体味到他愤怒的心情,扑得格外卖力,击中目标的那一刹那发出清脆的声音,带着格外讽刺的意味。


“你到底够了没有王源!你看看你现在到底什么样!你这样有什么意义!”


 


本来还笑着的脸就僵硬在了那里,保持了几秒钟,然后就像个小孩子一样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哭声透过嘈杂的重金属音乐依旧能够听得很清楚,红光绿光照在他捂着脸擦着泪的手背上。


酒泼进眼睛里,火辣带着刺痛。


 


眼泪混着威士忌在面颊上淌。


“是我……是我害死了他……是我害死了王俊凯……”


 


 


看到王源哭得像个小孩易烊千玺一下就心软了,伸手帮王源拭泪水和酒,左手还在他背上不断地轻拍,其实这只会让王源哭得更汹涌。


“有一个机会可能可以让你见到他。”易烊千玺把嘴凑在王源耳朵旁边。


 


明显感觉到王源一颤,之后能感受到他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过了好久啼哭的声音渐渐变小了,只是情绪还在波动,抽泣不断,无法连续说好一句话,喉咙处也酸涩得像是有咸咸的海水在翻滚。


“真……真的吗?”平静下来的颤抖的声线。


“你别再醉生梦死我就和你说。”易烊千玺扶住王源的肩膀,轻压着试图停止它的起伏。


“我发誓……我不……不了。”王源抬起头看向易烊千玺的眼睛,为了抵御照射来的强光皱着眉,或许是受了威士忌的润泽,眼眸含水。


 


易烊千玺迅速地付了钱就拽着王源的胳膊离开了酒吧。


 


 


“见到他的概率极小……或许还要赌上你自己的性命……你确定?”


 


迎面而来的冷风让王源倒吸了几口凉气,终于停止了抽泣。


“……千玺……我也不想再继续这样消沉下去……”两手插在裤袋里任凭凉凉的夜风灌进单薄的衬衣里去。


“我……我真的好后悔……我真的好想见他我真的好爱他……”可话还没说完又哭了出来。


 



 


“请问一下王先生,你是怎么会有灵感画出‘深海拥抱’这幅画的?”


一张桌子前面围着一群人,王俊凯站在桌子后,努力保持着脸上的微笑让各大媒体的记者留下他和他身后挂着的那幅画的合照。


突然被曝光在镜头下的他笑得略微僵硬。他不是一个爱笑的人。


 


画面一片深蓝,几近黑色,带着海水的质感。画的中央有两个人抱在一起,都是男人。右边的那个男人与王俊凯有八分相像,左边那个男人生着画中人应有的完美的面容,是谁尚不可知。两人都闭着眼,紧紧相拥,有一种涸辙之鱼相濡以沫的感觉。


 


“当时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然后就突然出现了这幅画面,把它画下来的欲望非常强烈,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而且有那么一个念头,就是自己非得这样画。好像这样一幅画已经存在过。就是非这么画不可。”


 


 


“那么王俊凯先生,请问你画这幅画的意义何在?是想要表达某个主题吗?”


“这个真没有。”他脸上挂着浅浅的笑,眼中倒映着面前接连不断的闪光灯,“就只是单纯地想要把这个画面画下来。”


 


“画面上是相拥的两个男人,王俊凯先生你是gay吗?”


记者们拼着命把话筒往王俊凯嘴下塞,有洁癖的他下意识把头抬高了点不让话筒碰到他的脸。桌子快要被掀翻了。


“我不喜欢男的,只是这样画了而已。”


 


八卦新闻一出底下记者便轰炸了开来,什么“有女朋友吗”什么“有考虑过同性恋吗”什么“女朋友介意他画两个男人抱在一起吗”什么“既然不是同性恋为什么还要这么画”什么“画中左边的男子是谁”什么“有尝试过和男人亲密接触比如拥抱接吻吗”的问题连续轰炸,经纪人冒着冷汗将向后倾倒的桌子压了压,大声喊着不要乱一个一个问。


 


 


“王先生你之后有什么打算?继续作画吗?还是就此隐退?”


好不容易听到了一个正常一点的提问,王俊凯主动把头凑过去了一点。


“其实这次能获这个奖挺出乎意料的。将来的打算,应该还是继续创作吧。”


 


 


记者招待会持续了三四个小时才结束。王俊凯抬手按了下眉心,觉得有点累,但心里还是甜滋滋的。熬了这么多年,自己终于因为“深海拥抱”这幅画从小众画家华丽逆袭为知名画家,当红画家,新生代画家。


自己从来没有想过的事,竟然仅仅是因为一幅画而一下子变成了现实。


 


“刚才表现还不错,以后碰到八卦的问题直觉忽略不要理。如果你回答了,有无聊的人会添油加醋。回答出了什么岔子,有人会抓住你的小辫子不放。”


“好,知道了。”伸手接过经纪人递来的矿泉水。


 


嗯,挺好的,人生总算有点起色了。王俊凯这样想着,拧开了矿泉水瓶喝了一口,笑着咽下去,又喝了一大口,还是忍不住笑,为了不把水喷出来急忙咽进去,最后自己被呛到咳了好久,眼泪都出来了。应该是喜悦的泪水。


 



 


“亲爱的早点回来,别呆太久。”王源低头一手拉住王俊凯领带的一端,一手握住结向上紧了紧,“我会想你的。”


说罢踮脚在王俊凯额头映上深深一吻。


 


“嗯,等我这次马来西亚取景回来我们就回美国结婚去。”


“好。我等你。”杏仁眼弯起来笑,脸上带了些羞涩,感受到王俊凯的唇隔着自己的头发落在额头,温暖柔软。


 


 


说起王俊凯和王源两人的故事,还真是戏剧化。


 


 


王俊凯出名半年后,他的妹妹被绑架了,歹徒打电话来索要五百万,是比不小的数目。王俊凯随即就联系了在警局担任总警监的好哥们易烊千玺,慌乱地问要怎么办。


易烊千玺只是云淡风轻地来了句别急,说绑架案他可经历得多了,只要先答应绑匪条件防止撕票就可以了,绑匪来拿钱交人质那天再行动,并答应王俊凯给他派最好的武警特警。


那名武警特警就是王源。


 


绑匪明显是个集团,经验丰富,不断要求更换地点,无论哪个地点都对绑匪一方相当有利。开打时尽管王源带够了武警,但对方实力丝毫不差,火药充足,王源肩膀处还中了一枪,幸而到最后还是把王俊凯他妹妹救了出来,绑匪全数落网。


 


 


王俊凯听易烊千玺说了王源受伤的事之后觉得无论如何都要去医院探望一下王源,毕竟是因为救自己的妹妹受的伤。虽然那是王源的工作,受伤总之避免不了,但王俊凯就是觉得良心上过意不去。


一开始易烊千玺不同意,说去了打扰人家休息,后来敌不过王俊凯软磨硬泡,把王源呆的医院病房和床号都告诉了王俊凯。


 


 


王俊凯带了大束的百合,在脑海中想象了很多次他妹妹救命恩人的样子,在推开门的那一刹那王俊凯却还是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床上躺着的少年看上去很年轻才二十刚出头的样子,皮肤白净眼眸清亮气质恬静,看上去不带任何杀伤力,说是最好的武警特警,估计给王俊凯钱他也不会信。更奇怪的是竟然第一眼就觉得王源很眼熟,却说不出来是在哪里见过。王源笑着只道两人是同城,以前见过面再正常不过。


 


没来由地王俊凯对王源生出了几分好感,这好感又在接下来几天照顾王源的日子里变成了喜欢。王俊凯觉得自己能遇见王源也算是天意,而且王源为了救自己的妹妹受了伤自己也理应要对其负责,更何况自己是有那个经济能力再多养一个人的。


毕竟王源因为这次行动受伤,即使恢复再好也肯定不如从前,被调职到一个闲位。工资是不比以前差多少,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绝对影响了王源的人生发展。


 


易烊千玺听王俊凯说了一大堆的理由只是嗤之以鼻。


“喜欢就追呗~我又不是什么封建的人,怎么会不支持你?太狡猾了你少找借口!”


 


“好这可是你说的!神助攻的重任就交给你喽?”


“今晚请吃饭?”一向高冷的易烊千玺挑眉道。


“没问题!”


 


 


 


王俊凯苦苦追求了王源一年毫无进展。然而他还是觉得,虽然王源拒绝了他那么多次,但王源已经有点喜欢自己了,因为最近几次约王源出去,他都没有拒绝。所以只要继续坚持,王俊凯坚信,王源迟早会成为他的“贤妻良母”。


 



 


圣诞夜,王俊凯约了王源去一家高档西餐厅吃了顿烛光晚餐。


出西餐厅时,站在门口粘满了白胡子的圣诞老人和蔼地笑着递给王俊凯两个心形的氢气球,王俊凯垂下眼递给王源,王源扯上左嘴角拉过气球绳牵在手里,眼里快速逃离的一丝羞涩被王俊凯收进眼底,浮于嘴角。


 


晚上温度骤降却不见飘雪。


王俊凯早在两周前就虎视眈眈地盯准了这个有雪的圣诞夜,但天公不作美,原本计划好的雪中告白一直不能实现,王俊凯手心里捏了一把汗。他随即说要送王源回家,打算路上尽量拖延时间,如果雪还是不下,那就只好在王源家楼下告白了。


 


大街上熙熙攘攘全是一对对情侣。男孩子搂着女孩子,女孩子把红透了的脸缩进围巾。路旁华灯初上,却又不太亮,一片漆黑之中点点光亮,气氛刚刚好,就是还是少了点什么,要是再来点小雪就更完美了。


 


两人就在马路上慢慢走着,王俊凯努力找着话题,王源只是笑着应,白气从口中飘出,呼吸均匀,脸颊微微泛红。


 


 


就在两人一步一步走上天桥时,天空中忽然飘起了雪,一片一片。


 


王俊凯身边一个穿着粉红色风衣的女孩子伸出戴着毛线手套的手去接。


“呀!下雪了!”抬起头看向站在她左侧的男朋友,眼里一片天真。


 


他大幅度扯了扯嘴角,心中暗喜,天桥上的雪中表白,简直绝妙!


 


大概在两人走到桥中央时,王俊凯停下脚步,王源以为王俊凯想要眺望雪景,也停了下来抬头向空中望去,张嘴呢喃道:“下雪的圣诞夜……”


 


王俊凯两手拉着敞开的风衣快速地上前把王源整个人都包了进去,在王源条件反射举起手想要将王俊凯推开时听到了他竭尽全力的大喊,淹没了所有的车水马龙。


“王源!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不知道是王俊凯怀里的温暖还是大声的表白,王源红了脸,虽然知道王俊凯那几声大喊肯定成功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但他还是伸手轻轻圈住了王俊凯的腰。


“好啊。”由于被包在风衣里,声音闷闷的听不大真切。


 


虽然是自己想要听到的回答,王俊凯还是没有想到王源竟然就这样答应了,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太想要听到这个答案而听觉出了差错。


他放开在怀里的王源,因喜出望外而紧握住王源的手臂:“真的吗!”


“真的。”王源红着脸低下了头,笑着不敢看他的眼睛,怕一抬头就是一个法式长吻。


 


王俊凯感觉此时此刻自己高兴得都快要疯掉了,体内突然崩裂出无限的能量。没有多想,他微蹲下一把把王源抱到空中,然后完全不能自已地抱着他转圈。


“啊!王俊凯和王源在一起啦!”


王源竟然没有反抗,安分地任由王俊凯发疯,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把头紧靠于王俊凯的发,享受着旋转中极度的晕眩感。


 


天桥上的路人把他们俩围成了一个圈,纷纷掏出手机记录下了这难得一见的场景,配合着欢呼雀跃。


 


 


雪纷纷扬扬落于所有人的黑发及双肩,积上薄薄一层。


 


 


 


两人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在一起了。第二天一早媒体就爆出了新闻,当即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祝福声和指责声不一。最有爆点的新闻还算是有位铁粉指出王源与王俊凯当年那幅“深海拥抱”里的人极其相像。这件事连王俊凯都没有察觉,他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第一眼见王源就觉得眼熟,怪不得当时觉得那个画里的人的脸非得长这样,原来在冥冥之中一切早已注定。


 


王俊凯马上像打了鸡血一样把那幅画翻了出来,指着画中左边那个男人用笃定的口气同王源讲了他的宿命论。王源也觉得确实很像,却对宿命论这一说哭笑不得。


 


 


事后王源就搬过来与王俊凯住到了一起。


 


作为神助攻的易烊千玺很不解:“王源他平时简直攻爆了,更别提人家还是武警特警,怎么就这么成了你的媳妇还这么温顺?我真是想不明白!”


“这你就不懂了吧。”王俊凯扯起嘴角笑得颇有不可一世的味道,“一个受往往只有在攻的面前才会显露出受的本性。”


 



 


王源和王俊凯在一起后就辞了在警局的闲职,整天呆在家里陪着王俊凯作画,给提些灵感和意见,也学着烧菜做饭干家务。在一起一年之后两人就移居到了美国。一是因为美国允许同性恋结婚,二是王俊凯的画风更适合在美国发展。由于王俊凯是中国的当红画家,获得美国国籍不用像普通人一样在美国住上三五年,只需一年即可。两人得到美国国籍后就开始筹备结婚的事了。


王俊凯和王源打算结婚之前再回国好好玩一圈,然后带上双方的父母去美国参加他们的婚礼,婚礼结束后顺便让四个老人在美国感受一下异国他乡的气息再回国。本来都这样计划好了,两人刚抵达重庆时,王俊凯的经纪人说马来西亚某山头开放一种花会有绝好的景色且为时不过一周,要王俊凯马上赶过去不能耽搁。无奈王俊凯第二天就飞去了马来西亚,连个安稳的夜都没过着。王源在心里积了一肚子怨气却又不好闹脾气,知道王俊凯是因为工作才不得已。


 


 


 


马来西亚机场上,一个画着红唇妆,踩着十厘米高跟鞋的女人,正伸手顺着中分的长发,无意中就看见了迎面而来的王俊凯。


“诶!俊凯!是你吗?大画家俊凯~”声音纤细嗲腻,给人不舒服的感觉,就像是粘稠的红黑色的血液粘连在一起牵出了丝,或许是因为她的红唇妆画得太艳。


 


王俊凯以为被粉丝缠住,条件反射皱了皱眉,然而在看清来人后上扬了嘴角:“迟归?怎么是你?原来你来马来西亚了,我说呢怎么在国内碰不到你。”


 


 


两人的父母是朋友所以两人也有交情。


很巧,王俊凯要取景的山头正好在迟归流水别墅的那座山上,迟归自然而然地要留宿王俊凯,王俊凯经纪人觉得这样会节省很多赶路的时间也就答应了。


 


 


王俊凯大作完成那天迟归给王俊凯开了个庆功宴。迟归穿了身色彩鲜丽的波西米亚长裙,长发性感地披散在肩头,涂着大红色指甲油的手正剥着龙虾。


“俊凯呀,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国?”张大鲜红的嘴唇优雅地吞下龙虾肉。


 


王俊凯正在夹着面前的菜,其实他早就归心似箭,根本没把心思放在吃上。


“哦,明天就回去。”


“明天?不多留几天吗?”迟归亲热地搭上了他的肩,很配合地,波西米亚长裙的一根肩带顺势滑落,她挑着眉故意往那边凑,王俊凯没有瞥一眼,肩上搭上了除了王源以外的手只会让他感觉很不爽。经纪人在一旁默默吃三文鱼。


“不了,我男朋友急着等我回去。”


 


“我还想帮你办个画展呢俊凯,顺便再开个拍卖会,你觉得呢经纪人?”不依不挠地往王俊凯身上蹭,说到句末向经纪人挑起了修得极细的柳叶眉。


王俊凯很明显地表现出了不悦,经纪人像是瞬间活了过来:“好呀迟小姐!我们家俊凯一直希望在马来西亚办个拍卖会呢!”


 


是人都不傻,对于一个正在发展的画家,办画展和拍卖会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一是在马来西亚办画展增加了他的国际知名度,二是马来西亚居住了很多像迟归这样的富二代华裔华侨,喜欢收集艺术品,办画展的收益简直不可估量。


 


“可是源源还在家里等着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经纪人打断:“你们结婚也不差那三四天啊!况且你早回去了也是和他全国玩。中国你哪儿没去过?就算他没去过也不急着去嘛~对吧?”他朝着王俊凯挤了挤眼睛,语气强势得根本容不下王俊凯的反驳。


“……”王俊凯皱着眉头低头思忖了会儿,没说话算是默认了,心里想着待会儿给王源打个电话,计划被全盘打乱,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气。


 



 


王源得知王俊凯要迟几天过来的消息后就搬去了自家陪爸妈住。爸妈只是一个劲的往他碗里夹菜,问王俊凯对他好不好,真的不后悔和他结婚吗之类的。


 


“我和你妈尊重你的决定,我们只要你幸福源源。”王源他爸握上王源的手,老茧粗糙,纹路分明。王源有些泪目。


当时他把和王俊凯在一起的事和他们俩说后,看得出两人当时相当震惊,但却什么都没说。王源是个孝子,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本以为爸妈要和自己翻脸了,没想到老爷子只是缓缓开口道:“源源呀,我和你妈把你拉扯到这么大,不图别的,就是希望你幸福。”


当时王源是真的快哭了。


 


 


吃过晚饭之后王源嫌太无聊就上了上网,刚登上QQ准备和王俊凯聊上几句解解相思之苦,跳出来的腾讯新闻就让王源傻了眼。


 


“画家王俊凯和马来西亚华裔迟归举止亲密疑似恋人!?”


下面配了张照片,大街上身穿红色长裙的高挑女人亲密地挽着王俊凯的手。


 


王源反应没有太大,他知道迟归要帮王俊凯办画展和拍卖会的事,肯定少不了接触少不了绯闻,他也不是一个不明事理的人,干脆关了QQ眼不见为净。


 


过了会儿王源嫌实在是太无聊就开了微博,几个要好的哥们的私信让王源心里有些慌了。他们全都叫王源去看热门微博。


 


“迟归_月明一如水:和我家俊凯一起准备晚餐。”


附带一张两人合照,女人甜到恐怖的笑让王源觉得有点恶心。王俊凯也笑着,只是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厌恶。当然一般人都看不出来,只觉得王俊凯也笑得十分配合,两人肯定已经有了什么关系。可王源清楚,王俊凯此时脸上这个表情代表什么意思,这是只有和王俊凯最亲的人才会知道的。


 


“真是不要脸的倒贴货!破坏我和王俊凯的感情也是你能办到的?”王源冷哼了声在心里暗骂,戳开了和迟归的私信。


 


 


“你好,我是王俊凯的男朋友王源。”


“哟,原来你就是王源啊。”


“请问一下你能不能把你的第一条微博删了?”王源耐着性子没有开骂。


“王源,我不会放王俊凯回来了。我很喜欢他,想要和他在一起。我可以给他办画展办拍卖会,你呢?”


 


迟归的话就像是一支被削尖并涂满剧毒的利剑,准确无误的插在了王源的弱点。


王源只感觉她在一片枯草地上浇了油再点燃,火没有蔓延的过程,在那短短的一秒不到的时间,强势的火焰就蹿出来遮了天。


 


 


当即他掏出手机一个电话给王俊凯打了过去。


 


“源源,你都知道了?”


“要是我不上QQ微博你还打算瞒我多久?”


“……我怕你看到了生气。”


“那个女人简直太讨厌了!你知道我叫她删微博她回的我什么吗?”


“她那人就这样儿源源,你忽略她行吗?我的心你还不知道吗你还要怀疑吗?”


出了这绯闻王俊凯也是焦头烂额。一方面他不能和迟归翻脸,毕竟现在寄人篱下而且对方又是女人,另一方面现在迟归的流水别墅已经被记者围得水泄不通,媒体各种追问各种胡乱猜测也是快把他逼疯。


 


“我没有怀疑过你王俊凯!我要她向我道歉!咱们俩的感情不是她想……”本想得到王俊凯的宽慰,可是王俊凯却没来由地朝自己发了火。


“源源你闹够可没?你要她道歉?你静一静你太冲动了!等我回来再说好吗?”


“什么叫我闹够了没有!?迟归她闹你怎么不管管!王俊凯你给我听着!你要是再不回来再和那么恶心的女人呆在一块我就……”


“源源!乖!”


“要是明天你还没有出现在我面前,王俊凯,我们的婚就别结了!还有,我说话算话。”


说完王源就挂了电话,王俊凯那头一片忙音,回拨时已经关机。


 


 


王俊凯一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多,来不及想那么多了,虽然王俊凯觉得王源有些无理取闹,但是他知道王源是真的会说到做到的,他拎了行李箱就往外走。经纪人见王俊凯这般行为断定他是丧失了理智想要将他拦下。


 


“滚开你他妈拦什么拦!我告诉你这事儿从一开始就是你惹上的!你现在不想让我走是想我和王源分手吗!?啊!?我告诉你我没了他活不成!”几乎是一把推开,经纪人撞在了沙发上,并不痛,但是王俊凯此时此刻双目通红地嘶吼却着实把经纪人给吓得慌了神,没敢再继续拦。


 


3月8号00:42,王俊凯搭乘的马航MH370起飞了。


 



 


已经是第六天……


 


要在怎样一种情况下才能活着?


落入海中时没有死或者安全着陆。


 


落入海中没有死,那也得有多少食物才能够支撑到被搜寻到的那一天?


安全着陆,飞机能在一片印度洋中找到一座小岛的概率是多大?那座小岛平坦得能让飞机着陆时不出事的概率有多大?


 


活着的概率是多大?


 


应该很小吧……


应该比王俊凯口中的两人在一起是宿命的概率还要小一点,再小一点。


 


 


易烊千玺载着王源去参加北京的丽都饭店举行的最新通报会。几乎所有失事的人的家属都来了,好好的酒店简直成了殡仪馆火葬场,人与人推推桑桑,要死要活,哭声喊声简直要冲破耳膜掀开屋顶。王源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能哭,不能像这些疯子一样。


毕竟谁也不知道马航上的人是死是活。活着的概率,不知道是多少,反正不会是零。


王源很好,只是他面无人色,慌乱得憔悴得连走楼梯都要易烊千玺扶着。


 


“王源,待会无论听到什么你都要坚持住啊!”易烊千玺咬着下嘴唇。


“……嗯……”


“王源,你要相信王俊凯他会活着的!”


“……嗯……”


“王源,就算王俊凯出了事你也不能出事啊你要活着!”


“……嗯……”


 


可是王源他已经气若浮丝了。


 



 


已经是第七天。


 


王源打开电视机,眼睛已经哭得带了浮肿。胃也被他每天灌进的酒折腾得不行了。


几乎每个台都放着马航失联。就像死亡是一件逃都逃不掉的事,就算没死也得说成是死了。


不,准确地说,其实官方已经确定马行MH370上的人全数死亡,无一生还了。


 


 


“你能说一下你对马航失联这件事的看法吗?”


记者拿着话筒,被采访的女人大概三十五岁,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围巾裹得严严实实。


 


“我觉得这件事真的很不幸……我昨天在网上看到说,很可能是飞机上有人劫机。我设身处地地想了一下,我非常能够理解当时人的心情……”她眼中流露出恐慌,“你们想一下呀!当时飞机上的人该是怎样一种心情啊!明明知道自己要死亡!却还不能马上死去!一点一点折磨人让人的希望一点一点没有!”她情绪激动起来双手握成拳随着话语上下摆动,“劫机的人简直就是禽兽啊!真的当时飞机上的人!活在恐惧中!就像是把你关在一间密封的电梯里再在里面塞个定时炸弹啊!”


“阿姨您别激动!您慢点说……”记者伸出手压下她抖动的双肩。


 


 


待到王源反应过来时已经是满脸的泪水了。


他想象了一下当时的场景。王俊凯既要面对最终会坠入大海的恐惧,又要在深处煎熬自己再也见不到王源了这一辈子就这么完了连个最后的交代也没有连个最后的面也不给见了!


 


可是两个人明明都快要结婚了!!!两个人明明差一点点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如果当时自己没有说什么“再不出现在我面前就不要结婚了”这样的话,那么王俊凯就不可能会在马航MH370上。那么王俊凯就不会有这么痛苦。那么王俊凯就不会死。那么自己现在已经能够与他在一起了!


 


如果当时王俊凯经纪人没有叫王俊凯去马来西亚。如果当时王俊凯没有遇上迟归。如果当时王俊凯拒绝了迟归帮他办画展和拍卖会的要求。如果当时自己没有那么说……


只要有一个如果是真的,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自己究竟是作了什么孽啊……


王源头轰鸣着整个人都瘫倒在了沙发上。


 



 


“你们确定要加入吗?”


“首先你们要经历最残酷的训练。和尸体共处一室,活吞蜘蛛,与豹子肉搏等等。你们很可能会在训练中就会死掉。”


“为什么训练会这么残酷这么恐怖这么非人道,那是因为,你们在海底行走时的感觉,会比这其中任何一件都要远远恐怖!周围一片漆黑你什么都看不到你永远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你只能靠你的双手去摸!你可能会被大鱼吃掉,你可能会掉入海沟,你可能会遇上你从未想到过的生物而你却看不见它!你在海底是手无缚鸡之力!可你一个人要面对永无止境的黑暗,却只能用你的双手!总之就是一句话,你在海底能碰到的最好的东西,是尸体。”


“你们很可能会死!害怕的现在就退出!听到没有!到时候可别他妈的哭着说想退!进来就要做好死的准备!”


 


“确定要加入吗?”王源这样问自己。


 


王源闭上了眼,身边很多人都有点退怯了。


是真的好恐怖。是真的比死还痛苦。


 


但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王源想,再怎么招也得把王俊凯的尸体带回来,给他火化,再把骨灰埋在墓下面,和将来自己的骨灰盒放在一起。


 


至少不能让你就这么一直呆在水里,不能让你活着时见不到我,死了以后都不能和我在一起……


 


易烊千玺告诉自己,这是唯一可能见到王俊凯的机会了。


 


可是,能找到王俊凯的唯一可能是飞机坠海后没有解体,或是才刚刚解体以至于尸体没有被海底生物吞食或腐烂。


这很难。


最难的是,他们这次的搜索范围将近一万平方公里。


要在一万平方公里找到一个占地一平米左右的尸体,而且那个尸体还得是王俊凯的。


……


 


 


“我确定加入。我确定。我真的确定……”


 



 


海底一千米。


海底两千米。


海底三千米。


 


周围一点点变黑,潜水艇里温度也在骤降,王源根本就感觉不到在下降,因为潜水艇外什么都看不到了。


潜水艇内很安静,没有人说一句话。


 


过了很久潜水艇终于到了底,坚持到最后的仅剩的一百个勇士被放了出来。有个同伴来到王源面前对他说,希望他能够找到自己想找的人。王源忍住哭的冲动说谢谢。然后每个人都走向自己既定的搜寻方向。


 


王源感觉像是和走在陆地上一样,只是每一步都极其缓慢。他伸着双手,把它当眼睛用,除了冰凉的海水,他什么也触碰不到。


 


 


……


真的好恐怖。因为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是未知的。永远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连被什么东西吃掉都不会知道。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知道的只有黑暗,黑暗和无尽的黑暗。


 


 


王源一步一步向前走。


可是他这么做只是想要摸到一个人的尸体啊。他连那个人活着都不要了,他只要尸体啊。他要的只是尸体而已。只是尸体而已。


 


为什么连这样一个可怜到卑微的要求都不能满足他呢……


 


 


王源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他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像是快要飞起来一样。自己的眼前也会出现白花花的点,对,就像是黑白电视机接受不到信号时那样。感觉浑身的力气一点点被抽空,胸腔不知为何难受得要死,身体也一点一点冰凉起来,快要没有温度。


 


是要死了吗?是要死了呀……


意识越来越浅。好像是真的快要死掉了。王源感觉自己倒下了,缓缓地躺在了海底。


 


可是自己怎么可以就这样死掉呢!明明还没有找到最重要的人呢!明明还没有抱着王俊凯的尸体呢!明明还没有将他火化然后将他的骨灰同自己的放在一起呢!怎么可以就这样死掉呢?怎么可以就这样呢?!怎么可以呢!?


 


不行,他好不甘心,他还没有找到王俊凯呢怎么可以就这样死掉?


王源用尽全力伸出双手向前延伸,突然间他碰到了一样东西,模糊中他觉得没错,那就是王俊凯了。对,那肯定是王俊凯。


 


王俊凯我来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用全身的最后一点力气乘着洋流向前飘,然后收紧四肢。


王源笑了,他和王俊凯抱在一起了,就像是王俊凯那幅《深海拥抱》里画的那样,紧紧地,抱在一起了。


 


对,抱在一起了,死在一起了,永远都在一起了。


 


十一


 


三天后,去海底捞尸的人只有十四个活着回来了,其中还有一个人找到了一具尸体,他还穿着和他们搜尸队勇士一样的衣服。


听说当时那个人是把他从一块长长的椭圆的石块上掰下来的。


还听说他当时抱得死死的,那个人掰他掰得都快哭了,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会让一个人抱一块石头抱得那么紧。也无法想象到。


 


还有,他最后被捞出海面乃至被带回他的家乡被递交至他爸妈手中时,仍然紧闭着双眼,和在海底刚被发现时一样,呈着一度拥抱的姿态。


 


END.






后记


这是我第一次尝试一气呵成写一篇小说。我从2号凌晨一点多开始写,写到07:07,对,我一夜未睡,第一次一夜未睡,是为了凯源,我很欣慰。我当时一点都不困。


想写这篇,就是因为之前看过一篇小说《献给埃米莉小姐的一朵玫瑰花》,最后一句大概就是“一度拥抱的姿态”,很喜欢,然后再加上马航失联时我看新闻貌似听到有这么一个捞尸队,行走在海底,周围一片黑暗,经历过最恐怖的训练也不及走在海底,因为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用手摸,当时是相当震撼的。


这篇文首发是在贴吧,看到有好几个人都说,人到了海底三千米都变成肉饼了ORZ我想应该会有特殊服装可以防止,类似太空服那样。当然我也只是想想OVO如果没有那种服装我道歉QAQ但当时是真的听到电视里在念那个新闻!我相信我没有听错,我印象特别特别深刻!


 


主题就是凯源之间的爱,其实主要是王源对王俊凯的爱。深深的爱,你体会到了吗?




喜欢这篇文的可以写一下文评吗OVO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看着凯源一起长大,再慢慢变老。




2014年11月6日11:22


放晴





评论
热度(343)
  1. U–盈小姐姐放晴 转载了此文字
    最喜欢的虐文之一( •̥́ ˍ •̀ू )

© U–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