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而水远,惊羽而不凡,随玉而常安。

U–盈

寂寞芥末馆

暧妹:

·突然来灵感的小短片 需要自行体会


孤身一人走在热闹非凡的大街上总是让人更加觉得落寞,无数对牵着手的情侣穿梭在车水马龙的步行街,王源踩着不快不慢的步调漫无目的地独自走在人群中间,总觉得心中有些东西被牵动着,从未因自己单身而烦恼的他此刻竟觉得有些可怜。


干脆远离喧闹,王源拐进一条小巷,相比刚刚霓虹灯通亮的大街,这条只有只有几盏光秃秃的路灯的街要显得格外宁静,王源竟觉得自己和这条巷子有某些微妙的共通处。小巷不长,人不多,两边的店倒没有因为光顾的人比较少而早早地打样,王源仔细地看路过的每一家店,也都是装修精致独具特色的,明明不比步行街上那些店差的。


寂寞芥末馆,这家店的名字一下子就吸引住了王源,透过玻璃传来的是店里暖色的灯光,再往里望,绿色为主色调的店面并不大,店里零星地坐了几个人。王源推门进去,门上的风铃碰撞发出叮铃地清脆一声,没有人招呼,于是找了个角落位置坐下,抬眼才看到有个吧台里有个高高的男人在低头做着料理,很安静又很耐心,尽管只能看到侧脸,但也能大致推测出他并不差的相貌。


大概是想起了刚刚有客人进来,放下手头的食材,王俊凯把手在水龙头下冲洗干净又擦干,抬起头来的时候刚好对上了一双陌生的视线,习惯性地露出一个招牌微笑,因为他知道来他店里的客人,大多是看到了店名而感同身受才进来了,因此,光顾自己店的客人都是一个人来的。


不过是一个眼神和一个微笑,王源却觉得自己和在店外时的那份心情不同了,毕竟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这么单纯的笑了,更况且还是来自同性,王源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以回应,就见到那人端着餐盘走到别桌去送餐了。视线像是被什么吸引,王源忍不住注视着他,白色衬衫加黑色裤子,身上围了个墨绿色的围裙,随意撩起的袖管,极简的打扮穿在他身上却别有一番风味,长腿迈开不大的步子,手中端着的白色餐盘极为稳当,给人一种十分安静又安心的感觉。站到一位女性顾客的身边,将料理轻轻地放到她面前,稍微交谈了几句,回过头来的时候,王源发现他正向自己这里走来。


王俊凯拿出插在围裙口袋里的一张细长条的菜单递给王源,稍微俯下一点身子,“你好。看看有什么想吃的吧。”语气很亲切,如果没有“你好”这个敬语,就像是在和一个朋友说话一样。


菜单和普通的餐厅的不同,没有具体的菜名,正反两面,一面写着饮品,另一面写着主食,两面的内容也是一样的,从上至下,分别为“一点点芥末”,“略微芥末”,“蛮芥末”,“狠芥末”和“超级芥末”,王源有点看不懂,这连食材都不写明的菜单要怎么点,正当他犹豫着要不要开口询问时,身边的那位主动介绍了起来,“没这么复杂,就是你跟着你现在感觉点就行了,我不会做太难吃的东西给食客的。”说完的时候,王源惊奇地发现身边这个目测比自己要高上十厘米的人竟然有虎牙,像是突然有什么东西被拉进了一个叫做回忆的盒子里,王源愣了一下,把注意力转向菜单。


修长的手指在菜单上犹豫不定地来回移动,指尖最终轻盈地落在那行“一点点芥末”上,“就喝这个吧。”王源的声音很清澈,让王俊凯稍微分神了那么一秒钟,“一点点,行,我去坐。稍微等一下。”说完便转身回到吧台里。


在等待的过程中,王源手撑着下巴,仔细打量店里的每一个角落,错落有致的隔板被刷上深浅不一的绿色,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物品,并非都是装饰品,更像是一些常见的随身物品。期间见前后走了两个客人,王源有些惊讶,这家店难道不用买单的吗?不过看到他们桌上留下的东西就一下子明白了,不禁佩服起这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店长,再一次将视线落那人身上,手中握着的长勺在玻璃杯中搅拌,一双桃花眼认真地观察着杯中的液体,像是多搅或者少搅一下都会影响口感一样。


王源是被一阵抽泣的声音拉回注意的,看见窗口一个二十出头的女生正抽着手边的纸巾不停地擦拭眼泪,不知道是被芥末冲的还是有感而发。直到越来越明显的脚步声,王俊凯正端着一杯纯净的透明色饮品走向王源,端上桌之后,王源发现是一杯气泡饮料,上层漂浮着几块不同形状的冰块,冰块上面有一片新鲜的薄荷叶,配有一支薄荷绿的吸管。看上去就像是一杯薄荷味的雪碧,但是当王源拿起杯子的时候,一股明显的芥末味混合着薄荷的清香味扑鼻而来,他看向王俊凯,视线不偏不倚地撞上了。


“能接受芥末的吧?”王源觉得王俊凯的语气真的很温柔,不知道是不是只是职业习惯。王源点点头,他平时爱吃日料,所以对芥末并不排斥,只是从未尝试过这样的创意料理。“喝喝看?”王俊凯挑了挑眉毛。王源捧起玻璃杯,咬上吸管,吸了一小口,混合了芥末味的柠檬苏打水本应让人有些难以接受,软性饮料的气泡和芥末带给舌苔双重刺激,可是刚想皱起眉头的时候浓郁的薄荷又充斥了整个口腔,与之前的味道缓冲混合在一起,一种奇妙的口感,从未尝到过的口感,忍不住又尝了一口。“不难喝吧?”王俊凯的语气听上去还是挺自信的。王源摇摇头,“还不错。”


店门风铃的声音传来,是刚刚那位红着眼睛的姑娘离开了,现在店里只剩下王源一个客人了,王俊凯拉开王源对面的座椅坐下来,看王源品尝自己亲手特制的饮品,看他的粉色的嘴唇一次次触碰上薄荷绿色的习惯,看他闭上眼睛时颤抖的睫毛,看他嘬习惯时向里缩的脸颊。


咽下一大口,“这里是不用付钱的对吗?”王源放下杯子,与王俊凯面对面的感觉并没有想象中和陌生人同桌吃饭那样奇怪,对方的五官很精致,淡色的薄唇又开始一张一合地说话,“只要你留下你想留下的东西,可以是你随身带的物品,或者留下一段文字,都可以,和点菜一样,跟着感觉走。”


王源盯着王俊凯交缠在一起的十指,顿了顿,“那我可以把自己留下吗?”


 


-end-


 

评论
热度(79)
  1. U–盈暧妹 转载了此文字

© U–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