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而水远,惊羽而不凡,随玉而常安。

U–盈

青苔上心(全文完)

葵英:

你背着我踩到青苔摔的那一跤,十年了还在疼。




(一)


王俊凯第二次回奶奶家,在镇上弯弯绕绕的弄堂里迷了路。


正是心大的年纪,也不着急,索性溜溜达达地边玩边找。


叮叮咚咚的琴声就是这个时候传入耳朵的,很初级的音阶练习曲,不怎么好听。


但是王俊凯凭着小孩子特有的好奇心顺着那声就摸到了一扇半旧不新的大门前。


门半掩着,轻轻松松就溜了进去。


院子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南方潮湿,台阶和瓦片的缝隙里都长了青苔,在梅雨季节里氤氲成深绿色。


当中的房子有二层,琴声就是从上边传来的。


叮叮咚咚,断断续续。


老房子,奇怪的琴声,小屁孩儿王俊凯觉得这场景怎么都有点可怕,退着步子想回去,却一不小心踢到了身后的花盆,吓得一激灵。


还没来得及转身逃走,琴声停了,楼上传来奶声奶气的一句:“谁呀?”


吧嗒吧嗒的脚步之后,二楼探出了一个小脑袋。


是个比他还小的孩子,小脸儿白白的,眼睛圆圆的,亮亮的。


那年王俊凯7岁,王源6岁。




(二)


一直被妈妈担心路痴的王俊凯,在7岁那年突然学会了认路。


在微雨的天气里也不打伞,飞快地在弄堂里跑过,熟门熟路地找到王源家的老房子。


王源的外婆会拿毛巾帮他擦干蒙着一层细雨的头发,还会做好看又好吃的点心给他。


然后一整个下午王俊凯都会待在那个二楼。


他有时叫王源一起出去玩,小镇邻里间都熟,一般大的孩子都在一起混玩,王俊凯在认识王源之前也是,只是现在王源不去,他叫过几次都没成功,也就作罢了。


是很奇怪啊,本来很急性子的他,在王源那里呆一个下午也不着急。


王源也不是一直练琴,每天午睡醒来练一会,王俊凯就盘腿坐在竹躺椅上听。


等王源练完了,两个人也不出去——主要是王源不出去,有时看王俊凯带过来的漫画,有时王源从老房子的书房里摸出一本还是线装的唐诗让王俊凯跟他一起读。


念“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王俊凯不认识“嫌猜”,王源认得,就教他念。


王俊凯有点纳闷——怎么王源认得的字比他还多,然后就有点不甘心地问诗是什么意思。


可惜王源也不知道,含含糊糊跟他说会念就行了。


王源有事还拉他一起练字,教他写自己的名字,三点水加一个原来的原,源是水源的源。


更多的时候,王源听王俊凯讲故事。


不是那种以“很久很久以前”开头的故事,那种王俊凯也不会讲。


王源爱听他讲上学的事情,学校有多大,有多少老师和同学,上学背什么书包,带什么书,课间玩什么,放学写什么作业。


事无巨细,什么都爱听。


其实王俊凯不怎么耐烦讲这些事情,可是王源好奇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就像晨起看到的第一朵花上的露珠一样。


所以他就盯着王源的眼睛讲啊讲,也不记得自己不耐烦了。


他不知道王源为什么好奇,想了想觉得可能是因为王源还没到上学的时候。


后来讲完了学校的事情,王源还想听,他就接着讲城市里的事情。


说起爸爸妈妈周末带他去郊游去吃好吃的去买玩具。


王源也爱听,还会好奇地问他些问题。


王俊凯就大大咧咧地说,你喜欢就来我家玩啊,我带你去玩,让我爸带我们去游乐园去电玩城。


王源就笑着点头,也不说去还是不去。


王俊凯还说起自己想学吉他但是爸爸不让,王源就说你一定要学,学了我听你弹,我们还可以合奏。


暑期虽然热,但是雨多。


王源在这样的天气里经常不舒服,练琴的时间有时长点有时短点,全看精神状态。


源源外婆这种时候就会煮热冬果给他喝,和冰糖还有葡萄干枸杞什么的一起煮,一大碗,清爽的甜味。


王俊凯也不管自己行不行就抢着要喂,外婆就把勺子给他。


有时候喂几口王源就会说自己不喜欢喝,然后那一大碗热冬果,就有一半进了王俊凯的肚子。




(三)


虽然王源说不愿意,可是王俊凯还是想带他出去玩。


不止是因为他偶尔也会按捺不住,想出去疯跑,还因为他觉得王源其实也是想出去玩的。


软磨硬泡了好几回,王源也慢慢有点松口的意思,只是还会把外婆搬出来说不让他出去。


王俊凯有点搞不明白为什么不能出去玩,小脑瓜子转了转说要不我们偷偷出去。


源源外婆每隔几天下午都会去县里的医院,以前是把王源托付给邻居,现在有王俊凯在倒省事,只叮嘱一下有什么事去叫大人就行了。


于是王俊凯就在其中某一个下午,撑伞顶着濛濛细雨,拉着王源的手出了门。


王源不太出门,所以两个人走得很慢,在弄堂里慢悠悠地,沿着石板路一点点往前走。


可是王俊凯看得出来王源很开心。


因为王源不像平常只盯着他了,小脑袋左摇右摆,东瞅瞅西看看,像一只小兔子。


而且那一天,王源一直在笑,笑得眼睛弯弯的。


太高兴,所以一不小心就走得远了。


为了赶在外婆回家前回去,王俊凯拉着王源抄了小路。


因为下雨的关系,平常蹦蹦跳跳踩着石头就能过去的小石溪溪水比以往湍急了一些。


那过溪的石头放得相当不走心,间隔比成人一步窄些又比小孩一步宽些。


王俊凯低头看了看,就把伞往王源手里一塞,蹲下了身。


“干嘛啊?”


“我背你过去。”


“我自己走。”


“我背你。”


王源看着瘦,可背在身上还是很有分量,更何况王俊凯自己也还是个孩子。


每跨过一块石头,王源就从他背上往下滑一点。


眼看就要到对岸了,王俊凯有点着急地迈出最后一步,感觉王源要掉下去又下意识往上一颠。


偏巧他踩到了石头上覆着的青苔,脚下一滑就毫无悬念地摔倒了。


还惦记着背上的人,只用一只手撑了地,连眼角都磕破了一点。


源源外婆回家没见着人,正心急火燎地要出门去找,就见摔得一身狼藉的王俊凯背着哭得可怜巴巴的王源回来了,雨伞折了一半,另一半还为两个孩子挡着雨。


眼角和手心的伤口不大,擦掉了血渍就看不太出来了,膝盖有裤子挡着也不明显。


没想到白色T恤上被青苔印上的隐隐约约的绿色倒成了最大的破绽。


好在外婆教训完他俩后还是替王俊凯收拾停当了,连衣服都找了件王源的给他换上,小是小了点,但总比花花绿绿的好些。


王俊凯临走回头看时,王源被罚了练琴刚上二楼,也正回过头看他。


摔倒时牙齿磕破了嘴里面的嫩肉,笑的时候会扯得有点疼,可是王俊凯还是笑了笑。


王源从他摔了一跤后就在哭,没摔到任何地方却一直在哭,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这会儿好不容易停了,看见他笑又委屈巴巴地扁了扁嘴。


王俊凯连忙冲他摆手。


于是王源又把眼泪憋了回去,也冲他笑。


出门的时候琴声响了起来,已经很熟练了。


夏天快结束了。




(四)


可是那天王俊凯回去之后,妈妈没发现他摔了跤,更没发现他换了衣服。


而是急急忙忙带着他离开了小镇。


王俊凯又哭又闹,说要跟他的小朋友打完招呼才能走。


最后到底还是没去成。


回家之后他不哭了,因为他妈妈在哭。


小镇给他的印象在家里凌乱的场景里逐渐变得扭曲。


成了一个可怕的存在。


王俊凯再也没有回过奶奶家。




(五)


高二第二学期开学的时候,王俊凯就听说了高一转来一个颜值很高的新生。


外表实在是出众,连他们级的女生都在纷纷议论这个“禁欲系”小学弟。


开学典礼那天远远看到了,校服衬衫洁白平整,领带袖口整齐服帖,鞋子书包中规中矩……这些普普通通的元素和纤细单薄的身形还有白皙漂亮的面孔配在一起,不但引人注意,还颇有些只可远观的意味。


他没打算回忆来着,可是有些记忆像是刻在脑海里的,深刻又清晰。


一瞬间就浮现上来。


是王源。


不是小时候哪里都圆圆的、奶声奶气的王源。


而是侧脸好看到不可思议,瘦削清秀的王源。


那年王俊凯16岁,王源15岁。




(六)


再次遇见王源时,王俊凯的第一反应是扭头就走。


第二反应是要计算一下在同一个学校一年半不碰到面的几率是多少。


还没等他做出第三个反应,王源自己找上门来了。


下午课间的时候大大方方地出现在高二的教室门口,无视学姐们的调戏和有些学长不怎么友好的目光,对门口坐着的学长道:“学长,能帮我叫一下王俊凯吗?谢谢。”


动静挺大的,主要是因为王源的外表实在是出众,当然也因为他是来找王俊凯的。


王俊凯在这动静里面无表情地向门口走去,无视了那多事的一句“是你弟弟啊?”。


到了门口对着王源扯了扯嘴角:“你找我?”


“王俊凯,”王源显然没有注意到他的态度,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喜悦,“好久不见。”


王俊凯耸了耸肩膀:“不好意思你谁?”


王源脸上一瞬间浮现的尴尬和羞赧很奇怪地牵连到了他,弄得他也有点不自在,差点落荒而逃。


可是王源很快恢复过来,爽朗地笑了笑:“你不记得了啊?没关系,我叫王源,水源的源。”


水源的源。


回忆真是个可怕的东西,会突然出现,然后给人很痛的一击。


王俊凯装作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所以呢?”


“我们放学一起回家吧?”王源的思维很是跳跃了。


王俊凯觉得有点好笑,但他没真的笑,只是道:“高二比你们多两节自习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我在图书馆写作业等你。”王源一副“我想的很周全你答应就好了”的表情。


“万一我们回家不顺路呢?”


“顺路的。”王源斩钉截铁地道。


“……哦。”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在图书馆等你。”王源露出了那种搞定了一件大事的可爱表情,冲他挥挥手转身离开,呆毛随着步伐一跳一跳。


王俊凯有点莫名的烦躁。


放学后他当然没去图书馆,铁哥们儿韩宇一叫都没犹豫就直接回家了。


只是他没想到放王源鸽子这件事会让他失眠。


在他的推测中最后无非两种结果,一是王源明白了他没有跟他再次结识的意思知难而退,二是王源心生不满对他“粉转黑”。


可是没想到第二天王源大大方方又跑到高二的教室来,就连质问都是直白的:“王俊凯,你昨天你怎么没来?”


“我又没说我会去。”王俊凯理直气壮。


“你也没说你不来。”王源也理直气壮。


“……所以呢?”


“所以今天放学可以一起回家吗?”


“……”


可能是因为王源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声音也有点沙哑,让王俊凯有点愧疚,所以最后那天他在韩宇的挤眉弄眼中跟王源一起回家了,王源路上还问他要不要吃烤肠要不要吃冰淇淋什么的,然后说些白天上课时鸡毛蒜皮的小事。


那些在王俊凯眼里特别平常的琐事,不知道为什么王源讲得特别兴致勃勃,被他那么一说也确实更有趣了,等王俊凯反应过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饶有兴致听了挺久。


等到了他家门口,王源也不多说什么,跟他道了别,一蹦一跳地走了。


说是一蹦一跳,倒不是王源真的幼稚到了那种程度,只是他走路的样子很有趣,一颠一颠的,跟小时候有点不一样了。


像只小兔子。


王俊凯在心里评价道。




(七)


很快王俊凯就发现了王源身上最厉害的技能,就是能把所有事情都变得理所当然。


就拿回家这件事情来说吧,第一次一起回家之后,王源没有说“明天也一起”之类的话,王俊凯还觉得有点奇怪来着,没想到第二天放学出了教学楼就看到王源还没走,在公告栏那里一边晃着书包一边踱步子,看见他出来立刻兴高采烈地迎上来,很自然地一起走。


韩宇在旁边小声问:“王俊凯,你俩约好了?”


王俊凯没吭声——他都不知道这算是约好了还是不算。


诸如此类的在食堂遇到一起吃饭、在球场遇到了看他打球、在图书馆遇到问他题目什么的,发生得太多王俊凯都要习惯了。


一直以来形影不离的铁哥们儿倒被挤成了其次,韩宇忍不住吐槽:“王俊凯,小学弟的攻势很猛烈啊。”


王俊凯也觉得有点,可是如果不是他因为一些原因想跟那个小镇的一切划清界限的话,他也不会这样拒王源于千里之外,说不定会比王源还积极地“重温旧梦”。


但即便他不愿意,不知道王源是情商高还是怎么回事,反正就是做所有事情都特自然,没过多久再到他班上来都不用在门口拜托别人叫了,一路打着招呼进来直接就往他座位这边走。


王源跟他们班上的人都混熟了,这件事越发像是有计划性又有目的性的,计划就是一点点打入王俊凯校园生活的角角落落,目的性现在还有点未可知。


所以当王源又出现在学生会的时候,王俊凯都觉得没什么奇怪的了。


他觉得有点好笑——小的时候是他巴巴地每天跑上门找王源玩,没想到现在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反转。




(八)


可是王俊凯还是没有和王源重新做朋友的意思。


他开始了变着法儿的拒绝之路。


比如在食堂遇到了吧,他会装作要一起吃饭的样子让王源去占座,然后回过头就拉着韩宇溜出学校去外面吃。


比如在球场遇到了吧,他就随手递瓶水让王源帮忙看着,说去上厕所就直接溜回了家。


诸如此类的事情很多,不过万变不离其宗,他的招数只有一个——放鸽子。


反正只要看不到王源的脸,只要不是当面拒绝王源,对他来说都还算容易……个鬼啊。


对他来说这就是在做亏心事,每次都会坐立难安好一阵子。


直到王源再次元气满满地出现在他面前。


后来连韩宇都看不下去了,要了王源的联系方式,每次他一走就发微信:“人走了,别等了。”


王源也不生气,给他回个“谢谢”就自己回去。


王俊凯知道了后总觉得哪里不对的样子,问韩宇:“你要是看不惯怎么不直接跟我说?”


“没看不惯,”韩宇也是老实人,照实就说了,“我是觉得让一个高一小孩儿每天那么等着不好,但是我也能理解,毕竟是男生追你,很苦恼吧。”


说着还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王俊凯这才察觉出来——原来在旁人眼里是这么回事儿啊。


刚开始王源天天跟着他的时候,因为同姓眉眼又有点相似的地方,好多人都以为王源是他弟弟,后来求证了不是,再看来就有那么点儿粉粉红红的意思。


也是,一个男生整天跟着另一个男生,很稀奇了。


想到这一点,王俊凯在心里笑了。


终于找到应对方法了。




(九)


下一次王源再来找他的时候,王俊凯很直白的问他:“王源,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他以为王源会大惊失色落荒而逃从此跟他不相往来,或者退一万步会脸红心跳要么点头告白要么迅速跑掉。


没想到王源很镇定地低下头,露出来认真思考的表情,足足想了1分钟,然后抬起头呲着牙冲他笑:“是啊。”


距离他们小时候认识过去快十年了,王源真的有了很大很大的变化。


小时候的王源不这样直白,有着小奶孩的怯懦,又总是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待着,越发显得孤零零的。


那时王俊凯那么执着地去找他玩,除了第一眼就喜欢他外,大概也是看出了这个孩子很寂寞,只是那时他不知道那叫寂寞,只觉得,自己出现的时候他会笑,还是笑起来好看。


王俊凯也变了很多。


这十年里大部分时间他是一个人生活的,以前忍不了的安静和寂寞都成了习以为常,他不再是那个因为一面之缘就会特别喜欢一个人巴巴地找去玩的傻孩子。


他没有特立独行,却大部分时间独来独往,身边的朋友有要好的但也很屈指可数。


长大了后的寂寞像一堵坚固的墙,轻而易举就能把别人的好意拒之门外。


可是王源的笑容不是锋利的剑,而是暖洋洋的光。


不用靠蛮力突破,拐个弯儿就照了进来。


面对王源的“是啊”,王俊凯哑口无言。


此路不通。


反而有了这一次坦白,王源更加理所当然地来找他。


王俊凯可能潜意识里觉得坦白就要从宽吧,慢慢也就不那么抗拒了。


后来他才反应过来王源这一招叫温水煮青蛙。


然后他又反应过来,明明可以跟王源说我不喜欢你就拒绝的,或者说我不喜欢男生也行。


怎么当时一下子就没想到呢。




(十)


说了喜欢之后王源跟以前没什么变化,还是一有空就兴致勃勃地来找王俊凯。


王俊凯没有办法拒绝他,很被动地开始每天都对这个与小时候截然不同的王源有更多的了解。


比如王源班上关系最好的同学叫刘志宏,是个虎头虎脑有点二的小学弟。


刘志宏跟着王源和他还有韩宇一起吃过几次饭、一起玩过几次之后就对他有点乱崇拜,反正也慢慢在高二混了个眼熟。


比如王源很喜欢各种学生活动,什么义卖植树艺术节都很积极地参一脚,自己去也就算了,胆子大了渐渐也会拉着他一起去,嘴上经常念叨说最最期待的是五月份的音乐节。


可是王源不怎么参加体育活动,对运动会什么的敬而远之,在篮球场上也跟他们玩过一两次,动作挺灵活准头也好,但每次一两个球就嚷嚷着肚子饿不玩了。


说到篮球王俊凯就有点气,也就这两天的事情。


上课的时候他手机嗡嗡震动,打开一看是刘志宏的求助短信,说是几个学长来找茬要比篮球,王源打了一会儿脸色不是很好。


王俊凯翻了个白眼就把手机扔进了抽屉——这上着课呢跟我说有屁用。


过了片刻又把手机拿出来,解锁锁屏解锁锁屏解锁锁屏。


然后突然站了起来:“老师我身体不舒服要请假。”


“我看你是要翘课,”老班推了推眼镜,“哪儿不舒服?”


王俊凯愣了愣,没这么撒过谎,自己四肢健全脸色红润能哪儿不舒服。


正纠结呢韩宇在一旁神补刀:“他腹泻要去厕所!课间跑好几回了!”


在一片哄笑声中王俊凯的高冷男神形象轰然倒塌。


到篮球场前就憋了一肚子气,等看见王源脸色苍白撑着膝盖喘粗气那火更是蹭蹭往上冒,过去揪着那个找茬的男生说:“来来来你来跟我比。”


那天后来高二的王俊凯同学翘了一下午的课把高一的王源小学弟押送回了家。


路上看王源脸色还不好就问他要不要紧。


王源一脸很要紧:“王俊凯,你背我回去吧。”


“你就做梦吧。”王俊凯觉得他是不要紧了。


王源一脸遗憾地叹口气:“梦想还是要有的。”


王俊凯没再拿话怼他,因为他的脸色实在是不好,看着让人觉得……


怪心疼的。




(十一)


王俊凯后来有点后悔了,觉得那天王源不舒服自己应该背他回去的。


他知道王源为什么惦记着这件事,小时候他背着王源摔的那一跤,他当然记得。


只是现在让他去背一个比他矮不了多少的大男生,他实在是拒绝的。


这件事还有后续。


五月前王源央求着他去参加音乐节,王俊凯当然不同意。


“你后来肯定有学吉他,对不对?”


“是学了,但学了不代表要去音乐节。”


“你去吧去吧,我想听你弹吉他唱歌。”


“你想听我就去,你以为我喜欢你吗?”


“……”小学弟一脸受伤。


话出口觉得失言了,王俊凯勉强挽回了一下:“这样吧,你去点门口小面店的超级特大碗,能一滴不剩地吃完我就去。”


事实证明王俊凯脑袋里瘦的人吃得少的概念是错误的。


他输了,可是王源好像更惨,肚子圆滚滚地扶着店门有点走不回去的感觉。


王俊凯跟着他挪了几步花了十来分钟,最后忍无可忍地说:“要不我背你回去。”


王源一脸崩溃地拒绝了他:“不……用了,你现在背我,我能吐你一头。”


“好了别说了我有画面了。”


然后王俊凯只好陪着王源一步一停地蹭回了家。


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




(十二)


音乐节那天王俊凯说话算数上去弹了吉他唱了歌。


唱的是晴天。


“童年的荡秋千,随记忆一直晃到现在。”


“消失的下雨天,我好想再淋一遍。”


王俊凯不笑不说话的时候很冷,笑起来的时候却有点迷之害羞,跟他过分帅气的外表在一起有点违和,是那种特别吸引人的违和。


在台上唱歌的样子实在迷人。


王源在台下跟观众一起欢呼,觉得有点亏,明明自己最想看的,明明以前说好唱给他听的,现在让这么多人分享了。


然后又自我安慰着,没关系啊至少实现了嘛。




(十三)


那年暑假王俊凯和王源在一起的时间还是挺多的,就连韩宇都忍不住无数次问道:“你俩是在一起了吗?是在一起了吧?王俊凯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


王俊凯不搭理他,心里却不得不承认王源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变化。


约他去江边骑车,去宠物医院帮忙,去花市买花花草草。


一有机会就出现在他身边的小朋友,总是很开心吵吵嚷嚷的小朋友,对所有事情都充满好奇和无限兴趣的小朋友。


这样想着,觉得和小时候那个王源有了一点点重合。


那种对生活中所有一切美好的热爱和向往,只有王源才有。


有那么几刻,他像是也被带回了那个安逸幸福的童年。




(十四)


最热的时候王俊凯叫王源一起去游泳。


王源答应的痛快,到了更衣室却开始扭扭捏捏起来。


“有什么好害羞的?你再这么磨蹭下去,”王俊凯催他,“夏天都要过去了。”


话是这么说,他还是转过身先出去了,眼睛从王源身上一扫而过。


王源真的好白。


一头扎进泳池里游了一个来回,冒出头来的时候看见王源坐在边上看他。


神情很专注,眼睛亮亮的,跟小时候一模一样。


小腿埋在水里,只露出瘦削的膝盖。


王俊凯愣了一下,然后游过去一把把他拽进水里:“怎么,好看吗?”


“好看。”王源老老实实回答。


王俊凯觉得有点好笑,带着些调侃揶揄道:“王源儿,你要是这么喜欢我,这点表示还不够吧?”


本来只是故意逗着玩,没想到王源下一秒就给了他反应,小家伙扑过来在他嘴上“吧唧”一下。


……幸好这种社区游泳馆早上人不多。


说实话,王俊凯当时是真愣了,他没想到一向腼腆的王源会以这种直接的方式来表达。


嘴唇停留的时间真的很短,太短了,恐怕连1秒钟都不到,他甚至来不及思考那个讨不讨厌的传统问题。


可是也足够长了,弧度、弹性、触感、气息,全部都能体会,又全部不足够。


下一秒,王源就怂了,下沉了一点把脸埋在水里。


清爽的游泳活动变得炙热粘腻。


两个人在水里很不小心很不小心的肢体碰撞都显得有点别有用心。


下午两个人按照约定好的在王俊凯家里写作业。


在迷之尴尬的气氛中佯装刻苦用功,憋了半个小时后王源终于忍不住弱弱地问:“王俊凯,你觉得……怎么样?”


王俊凯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扬起一边的嘴角笑了,舔了舔左边的小虎牙:“王源儿,你把我当小学生吗?”


王源还一脸迷茫地沉浸在早上的情绪里,根本没明白他在说什么,可是王俊凯没给他思考的时间,而是选择用行动来解释——


他伸手捞过王源的脑袋,凑过去,含住了那饱满微弓、最适合接吻的唇。


细微的声响在安静的大房子里被放大,让人脸红。


王俊凯承认自己有点急切了。


王源也急切,想回应却不怎么会。


青涩又甜蜜的味道。




(十五)


高三开学没多久,王俊凯迎来了他的十七岁生日。


生日趴很热闹,高三的人呼啦啦来了一大片,算是地狱生活开始前最后的狂欢。


王源当然也在,这学期他比之前安静些,在王俊凯的生日趴上才稍微有了点活力,被一大群人围着起哄着,拿他和王俊凯开玩笑。


这里面的真真假假,也是很微妙了。


接近午夜时分散了场,王源拉了刘志宏一起留下来帮忙善后。


走的时候王俊凯帮他们叫了车,临上车了王源又回头。


看见王俊凯在台阶上站着,双手插在口袋里,冷冰冰的样子。


那么大的房子空着,这可是他十七岁的生日。


出租车开走了,王源哒哒哒地跑回来。


王俊凯愣了一下,以为自己一点酒就喝醉了。


“我不回去了。”王源抬头看他,声音不大却很坚定。


可能是洗澡水太热了吧,明明已经入了秋,穿着王俊凯睡衣的王源脸色很温暖。


“如果你要逃跑的话,现在就该是时候了。”王俊凯靠近他的时候声音已经开始紧绷,带着一丝沙哑的性感,离王源的耳朵很近,气息有点撩人。


可王源自己的想法很简单,他扬起脸来,双手抱住王俊凯的脖子,转过头凑近他的嘴道:“谁说我要逃跑了?”


幸好回答是这样,王俊凯想着,因为就算王源想退缩,他也不愿意停手了。




(十六)


清晨阳光照进来的时候,王源软绵绵地趴在床上哼哼唧唧。


王俊凯半坐着,手却留在被窝里一下下轻轻替他揉捏着腰。


低头的时候,视线停留在王源闭着的眼睛上。


“你想起来了吗?”他听见王源问。


“想起什么?”他明知故问。


“没什么。”王源好像也没怎么在意。




(十七)


青春期的冲动是那么蓬勃又有活力,在万物沉寂的秋天里开出了美丽的花。


王源留宿的日子多了起来,周末几乎都在王俊凯家里。


王俊凯成绩好,美曰其名是一起学习。


两个人有时候溜溜达达去超市买晚餐材料,再一起晃晃悠悠地回家做饭。


秋末的时候王源指着住宅楼一层墙面上枯黄了的青苔印记道:“夏天的时候这里的青苔颜色很好看。”


那是梅雨期水涨起来后生出的青苔,跟他们相遇的那个南方小镇的一样。


王俊凯看着那片暗淡的印记,没说话。


王俊凯觉得王源对他的忍耐和包容程度真的很大,几乎到了任他为所欲为的地步。


他有的时候也会有一点点奇怪,他的肆无忌惮有时是装出来故意试探和逗弄的,可是王源都会默默接受,甚至有点乐得接受的感觉。


他忍不住问王源是不是有受虐倾向,王源不回答他,只是笑,笑得他想把人拉过来放在腿上打屁股,好像真的一个施虐一个受虐一样。


有的时候他还会问王源:“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我?”


王源还是仰头看着他笑,眼睛里亮晶晶的,偶尔也会说:“是啊王俊凯,我特别喜欢你。”


可是王源从来不问他是不是喜欢自己。


当然王源也会偶尔拒绝他一下,说今天不行太累了,王俊凯也不勉强,但免不了要逗他:“你是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还是怎么着?”


这种时候王源才会不满地白他一眼,脸颊鼓鼓像小兔子一样:“王俊凯,你得寸进尺哦?”


王俊凯忍不住地笑,拿手去揉他的头发,表示欣赏他偶尔的小炸毛。




(十八)


王源跟王俊凯约定,如果他春节乖乖去外地陪他妈妈,等情人节的时候就做手工巧克力给他。


王俊凯说他不吃甜食。


这话是真的,7岁那年王源外婆做的点心,是他最后喜欢的甜食。


后来就不喜欢了,总觉得那甜蜜蜜的东西有点嘲讽他的意思。


可是那年春节他真的去陪他妈妈了,七八年来第一次。


等再开学的时候王俊凯亲自跑到高二的教室跟他伸手。


“怎么了?”王源一脸无辜。


“巧克力呢?”王俊凯摊着手道。


“你不是不吃甜食吗?”王源揶揄道。


王俊凯冷漠地顺手拿过刘志宏好不容易收到的情人节巧克力塞进嘴里,囫囵吞枣地咽下去,然后再次把手摊在王源面前。


王源笑惨了,在刘志宏的哀嚎声中把巧克力放在了王俊凯手里。




(十九)


王源悄悄问刘志宏:人是不是只会跟自己喜欢的人做?


刘志宏装作很懂的样子,把从娱乐杂志上看到的结论搬过来告诉他:女人是,男人可不一定。


说完总觉得哪里不对的样子。




(二十)


开春之后,王源经常请假。


王俊凯进入了高考的冲刺阶段,一模二模三模接连不断,有的时候也不知道王源来没来学校。


两个多月的时间,断断续续就见了三次面,也不过说几句话。


毕竟高考大过天。




(二十一)


那年五月的音乐节,王源自告奋勇上了台。


他把晴天重新编了曲,简单的钢琴伴奏。


安静又寂寞,缠缠绕绕连进了又一年的梅雨。


“还要多久,我才能在你身边?”


“等到放晴的那天。”


“也许我会比较好一点。”


音乐节那天,王俊凯坐飞机去北京参加目标高校自主招生的面试。


高考要来了。




(二十二)


王俊凯,我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能再见到你,可如果你看到这封信,那我应该赌输了。


本来想着,再见你一次,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完全出乎了意料,跟你在一起一天,我的渴望就多一分,我的恐惧就多一分,我的遗憾也会多一分。


有一个最大的遗憾一定要告诉你——那天应该让你背我的,真是后悔。


还记得小时候你背着我摔的那一跤吗?我那个时候没有摔倒却哭得很厉害。


因为真的很疼啊。


十年了还在疼。


一想起你摔疼了,我的心就疼得厉害。


不知道你到底有没有想起我?


其它的遗憾也不太重要了。


我以前有一个愿望清单,上面列着很多事情,比如骑车环绕城市、看一次流星雨,比如读完亚马逊的必读清单,再比如自己写一首歌、一首诗、一个故事,比如养一只狗、一盆花、一条鱼……


那个清单很长,一辈子不可能做完,但我还是一件一件地去做,好像这样我就能活够一辈子。


可是如果,在每个愿望前边加上一个“和王俊凯一起”的限定,那每件事情好像都变得有趣许多,不管最后能不能完成,多做一件,我都是赚到了。


再见你之前,愿望清单里第二件事是见到你,第一件是活得更久一点。


见到你之后,第二件事是和你在一起。第一件是,和你在一起,更久一点。


这十年里,我的喜怒哀乐,都没有跟你在一起的这一年多。


我没什么能为你做的,不能和你一起打球,不能和你一起跑步,不能陪你熬夜打游戏,甚至不能确定自己可以陪你多久。


我没办法回报给了我一个幸福夏天的你,更没办法回报给了我支撑过整个十年回忆的你。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


你的过去和未来都会遇到更多的人,可能陪你一段,可能陪你很久,会陪着你做任何事情。


可是那些人,都不会比我更喜欢你。


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足够了,我赌老天爷都舍不得我离开你。




(二十三)


王源跟刘志宏说:“如果下学期开学我没来,就把这封信转交给王俊凯。”


“这什么?你们这是演连续剧呢?”刘志宏好笑地看着他,“遗书啊?我跟你说我可不想看王俊凯哭啊。”


王源不由笑了,想了想然后道:“算了,不给他了。”


“什么啊?你到底什么意思?”刘志宏觉得有点不对劲。


“没什么,我要是没来你就跟他说:很遗憾我又转学了,期待下一次遇见吧。”




(二十四)


王俊凯高考结束后终于有时间跟着妈妈东奔西走了一段时间。


过去的怨言当然不会一下子就不见,只是感受了妈妈的辛苦后,心疼把怨言比了下去。


他心里终于亮堂了起来。


家庭变故的伤痛慢慢愈合了。


如果不是再次遇到王源,恐怕不会这么容易。


他疯狂地想念着王源。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拿了一件自己最喜欢的白T恤跑到楼下,跑到王源说青苔长得颜色很漂亮的地方。


下着雨的天气,青苔很湿润。


王俊凯把T恤按在墙上,愉快地拍打起来,不顾路人的侧目。


等王源考完试的那一天,他要穿着这件印着青苔图案的T恤去接他。


他要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想起他来了。


要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喜欢他了。


要说很多很多话。


心情好了,拍打的节奏就渐渐规律了起来。


他哼起了晴天。




(二十五)


毕业的时候韩宇洗了张照片放在了浅绿色的相框里,打算等王俊凯大一过生日的时候寄给他当礼物。


照片上王源穿着一件白衬衫在弹钢琴。


衬衫印着大片的绿色图案,看起来像是长了美丽的青苔。


日期是音乐节那天。




(二十六)


“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


“偏偏风渐渐把距离吹得好远。”


“好不容易,又能再多爱一天。”


“但故事的最后你好像还是说了,拜拜。”




-The End-



评论
热度(1539)

© U–盈 | Powered by LOFTER